【暖通家】暖通行业的诤谏之士——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江亿

提问 发帖 回复

史记有言“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武王谔谔以昌,殷纣墨墨以亡”。由此可以看出,一个国家若能拥有诤谏之士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甚至事关国家生死存亡。其实,不仅治国需要诤谏之士,在暖通行业里,诤谏之士同样难能可贵,尤其是在环境问题丞待解决、国家倡导节能减排的今天,谏士之言关乎着暖通行业的发展。此次笔者来到海口,有幸见到了这样一位诤谏之士,他就是被誉为暖通行业泰斗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江亿老前辈。

史记有言“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武王谔谔以昌,殷纣墨墨以亡”。由此可以看出,一个国家若能拥有诤谏之士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甚至事关国家生死存亡。其实,不仅治国需要诤谏之士,在暖通行业里,诤谏之士同样难能可贵,尤其是在环境问题丞待解决、国家倡导节能减排的今天,谏士之言关乎着暖通行业的发展。此次笔者来到海口,有幸见到了这样一位诤谏之士,他就是被誉为暖通行业泰斗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江亿老前辈。


与暖通行业结缘

提起江亿院士,想必大家早有耳闻,虽说学术界不接地气,但是江亿前辈却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我不在江湖,江湖却有我的传说”。

与暖通行业的结缘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属于‘先结婚后恋爱’,我小时候的兴趣是数学和无线电,上大学后读了这个专业才慢慢感兴趣干这行的。”在天津长大的江亿,用天津人特有的幽默讲述自己的成长经历。那是 1973 年底,江亿参加了“文革”中仅有的一次高考而进入清华建工系暖通专业学习。次年 3 月“开门办学”就开始下厂劳动,从二七车辆厂、878 电子厂,到参加援藏团。那时候上大学其实是在工厂里度过的,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他从一起下厂的老师们那里得到许多难忘的教诲,从工厂里那些钳工、车工师傅们身上,他也学到了实际生产的本领。“实践是最好的老师”,江亿感慨道。

1978年,清华恢复研究生招生,江亿回校应考。从那开始,江亿的生命轨迹就开始与节能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到如今,江亿与建筑节能的结缘已经将近 40 个年头。作为我国人工环境工程学科的倡导者之一,江亿围绕着在节省能源保护环境的前提下,为人类创造各种适宜的室内物理环境的目标,系统地参与了该学科基础理论、基础方法的建立和发展,完成了多项核心技术研究并直接主持了上百项人工环境工程项目。2001 年,年仅 49 岁的江亿凭借其长期以来在建筑热环境模拟分析、地铁热环境仿真与控制、热网调节与优化、供热与空调系统的控制与管理、水果蔬菜的产地储存等方面做出的重要研究成果,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批判精神看节能观念

如今,64 岁的江亿,仍然致力于建筑节能减排工作。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一些关于节能最基本的问题向全社会解释清楚”。江亿想要解释的基本问题,首先是关于我国建筑和发达国家建筑相比的能耗高低问题,社会对于建筑节能存在普遍的误解,对区域供冷等模式盲目推崇,住宅节能标准的误差以及对“节能建筑”本身的定义也有缺陷。甚至他发现中国人均建筑能耗比发达国家低得多,拿北京大学和纽约大学相比,北京大学的建筑就比纽约大学能耗低很多倍,这是江亿和他的团队通过在美国的实地测量得出的结论。“一开始我们都只是在做纯技术工作,这两年起才清醒地认识到纠正社会对节能概念错误认识的重要性”。江亿算过一笔很简单的帐,美国消耗了世界 1/5 的能源,其中 1/3用在了建筑物上,也就是说世界上有 1/15 的能源用在了美国的建筑物上;中国消耗了全球 1/8 的能源,而只有 1/5 的能源用在了建筑物上,在考虑到中国的城市人口是美国人口的两倍,所以美国的人均耗能实际上不但不比我们少,还是我米取暖和空调电耗分布在 10 ~ 40 kW·h 之间,平均数仅仅是 20 kW·h 左右,且没有一户达到 55 kW·h,事实上这些家庭的住宅并没有采取任何节能措施。由此说明了,节能建筑的能耗标准要因地区、建筑、气候而异,不能全按一个标准来。

本着“敢于质疑,用事实说话”的治学原则,江亿院士团队提出了“美国 24 h 连续空调建筑能耗远大于自然通风的间断空调建筑,美国 24 h 连续空调建筑的单位面积能耗相当于普通空调建筑的 5 ~ 8 倍”,这个说法是国内建筑节能学术领域的第一个。不但批判了美国高耗能的 24 h 连续空调建筑节能技术,实际也批判了美国 DOE-2 软件的 8 760 h 能耗模拟技术,这可以说是江亿院士对中国建筑节能事业做出的第一大贡献。


menu.saveimg.savepath20180927140257.jpg


盲目推崇机械通风不可取

对于现在推崇机械通风的现象,江亿院士也表示不能盲目的技术崇拜,“现在的建筑节能往往以采用了多少项先进节能技术为指标,大有‘贴标签’、‘对表格’之意”。节能建筑成了节能技术的堆砌,而实际用能数据却少有人关心。对此,江亿认为,建筑节能的最终目标是要把建筑运行的能源消耗真正降低,因此要以建筑能源消耗数据降低为导向。在机械通风方面,江亿也提出了与众不同的看法。“一种技术在这种模式下节能,在另一种模式下可能就费能了”。在实践中江亿发现一个基本规律,从自然通风和机械通风总的来看,二氧化碳的浓度差别很小。当人数固定的时候,机械通风量够大,机械通风有效果。但当室内人数变化的时候,由于新风量不能给那么多,就不一定有效果。这时新风系统仍然开着,就造成过度的浪费。如果开窗户通风,根据屋子里的人数变化,人可以根据自己感受来决定,只要开窗户面积足够大的话,室内空气质量也是没问题的。所以,江亿认为,不同的建筑具有不同的服务水平、不同的室内状态、不同的使用者行为、不同的操作方式等,这些不同导致建筑节能途径一定要有所不同,切不可盲目追求技术堆砌,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要本着节能的原则,做到以人为本,通风就是通风,净化就是净化,冷热就是冷热,非要不根据情况把技术强加在一起,势必会造成高能耗以及资源的浪费。

据了解,此前,江亿院士还炮轰过“南方建筑做外墙保温,有时会起反效果,大家可能都是‘瞎忙’,此观点一出,在业界引起了较大的反响。虽说这种说法有很大误导性,但并不是没有道理,江亿院士这句话揭示了中国现行几部国家

建筑节能标准的根本技术缺陷。作为行业泰斗,敢于这样直言不讳,需要莫大的勇气,而这种勇气正是来自于对事物的认知,来自于对生命价值的确立,更来自于置广大民众的利益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也正是这种批判精神才能鞭策着暖通技术不断发展、行业水平不断向前!

来源:维普网

  • 收藏0

  •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回复

分享至: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加载更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