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建筑行业峰会嘉宾分享】建筑业新挑战

提问 发帖 回复

建筑业新挑战                                                                                              ——上海攀成德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福和

建筑业新挑战
                                                                                              ——上海攀成德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福和

非常感谢广联达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来探讨我对建筑业的一些理解。我看今天下午发言的几位嘉宾,像高局长是非常官方的,刚才他讲到泰州欢迎你,我来自上海,我到这儿就不能说我代表上海。因为广联达是科技,我看袁博士讲的是很高深技术背景的话题,张总是企业家,比较实战,我呢?今天大概20分钟的时间,非常短,我就讲一点江湖,因为我来自于江湖,跟建筑企业的领导一起喝茶、抽烟,跟他们探讨,大概去过2500家企业,认识副总以上的有5000、6000人,所以我大概也了解一些他们的忧虑和担心。


    各位我讲我的观点,建筑业新挑战,我想从三个方面跟大家一起来探讨:第一个是目前建筑业发展到今天,它后面还会怎么走?江湖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定是接地气的,我看到的地气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


    第二个,今天这样一个时代给建筑业的领导有些什么样的挑战,我看到在座的也有领导在20年以前30年以前40年以前开始做建筑行业了,这些人的口袋里面的钱也是比较多的,从建筑行业挖出来的金子也蛮多的。将来5年以后,10年以后,20年以后,这些钱会不会吐出去?我们怎么看这个时代给我们的挑战。今天早上我在上海到青岛来的时候,在飞机上看了一篇文章,讲的是重庆有一个做摩托车的,后来做汽车,叫殷总,据说他现在已经80岁了,40多岁开始创业,从目前来看他们家的债券兑现不了了,从这篇文章大概5、6千字的角度来看,似乎说的是那个家族有一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时代到底给我们什么挑战。


    第三个方面我想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企业走到今天,我们企业内部又面临哪些难题。再下来谈谈我的建议。


    先来看我对目前建筑行业的判断。总体来说对目前建筑行业的判断,我总结成六个方面:1、市场总量不再增长。也就是说今天就是建筑业的顶峰,我在外面经常讲这样一个观点,也有很多人质疑这个观点对还是不对,对我有利还是无利,这到底是中国建筑行业的正能量还是负能量。首先我要说第一个方面,总量不再增长,我说的是建材,而不是货币统计出来的建筑业的产值。你看2019年已经过了一半了,再过半年到明年3、4月份或者2、3月份统计出来建筑业的产值肯定是多于2018年的23.5万亿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再去看中国生产了多少水泥,多少钢材,这些产量应该是会逐步下降的,比如说钢材有些出口,但是水泥的出口量并不大。最近我让一位同事统计了这个数字,从黑龙江到海南岛从日照到伊犁,一年消耗多少水泥呢?最高的时候1.8吨,现在还有1.6吨,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是多少?人均300公斤水泥,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的其他所有人口加起来平均300公斤水泥,也就是说对于在座的企业,尤其是优秀的企业来说,我告诉你,建材的用量不增长,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为这样持续的时间会长,所以不要寄希望于这个市场总量再继续增长,现在这样子已经挺好了,如果像碧桂园这样下去的话整个房地产行业会死的很快。所以这是第一点,总量不再增长,大家要保持正常的心态。


    2、细分市场深度分化。有的细分市场已经成了昔日黄花,有的却蓬勃增长,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正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就像唐代的美女跟今天的美女大家的评价标准不一样,比如说我们小时候认为帅哥就是我这样子的,现在的帅哥一看我这样子说你这样也叫帅哥,像王思聪那样才是帅哥,口袋里有钱,出去要开劳斯莱斯。


    改革开放的初期,市场最好的是什么呢?港口、码头、电厂、煤炭、有色、黑色这种建设行业,今天好的是什么?城市的基础设施,尤其是城市市政,城市市政也可以分出很多,海绵城市也是,地铁建设也好,高架桥也是,包括垃圾分类,要建很多垃圾站,30年河东30年河西,跟生活紧密相关。所以我们看到原来在河东的企业日子很好过,变到河西以后原来的企业就得转型。


    3、国际市场稳步加速。我们中国建筑业已经成为国际建筑行业强大的力量。


    4、建设模式快速变化。过去设计、施工是分离的,现在不仅设计、采购、施工要融合EPC模式,再往前面走已经加上了投资模式,投资建造融为一体,这种模式在快速变化,两个方面: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对企业的要求高了,从社会的角度实际上整个建筑产品在全生命周期中间建造成本会下降,效率效益会提升。就在前几天,花了100个小时到美国兜了一圈,其中在飞机了花了35个时间,我很惊讶,我记得十几年以前我到旧金山去的时候,美国的旧金山国际机场是这个样子,隔了十年以后旧金山机场还是这个样子,我们浦东机场已经修了第一期,修了第二期,马上三期要运行了,而旧金山还是号称八大经济体,就那么小一个机场,以前去的时候仰视,十几年以后去的时候是平视。但是另一方面给我的感受是什么呢?十几年去的时候感觉旧金山的机场是半新不旧的,十几年以后再去看的时候还是半新不旧的,运行起来很舒服,不大,质量不错。所以像建筑模式的变化对建筑业产品品质的提升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5、政府管制方式逐步市场化。我们党,我们国家,我们各级政府,其实已经深刻认识到了,开放和市场化,是我们这个民族强大的非常重要的力量,强大如央企这样的建筑企业,再到江苏浙江这样的建筑企业,到底谁的生命力更强?我发现央企也不一定比江浙企业生存能力强到哪儿去,江浙的企业远没有央企所拥有的资源那么大,但是江浙企业拥有什么?我知道平均20亿收入的工程公司的老总年薪可以达到500万,这就是高度市场化。所以市场化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我们民营企业一定要抓住市场化,利用市场化的机会前进。


    6、垄断竞争与自由竞争并存。在上面玩的是垄断竞争,他们几个人搓麻将,总是那十个八个人,另外一波是自由竞争,就像菜市场一样,张三来了玩几把走了,又换成了李四。两种竞争都会成为中国建筑行业的常态,这是我想跟各位探讨的对建筑行业的六大变化的判断,不管它怎么变,总有人出局,总有人前进。


    第二个,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新时代来了,不过这个时代可能是10年20年30年,是一个趋势。我想跟大家探讨的这个新时代挑战是两三年的挑战,这两三年、三四年里面,我总结是五大挑战:


    1、复杂的国际环境,尤其是中国和美国从贸易战到两个国家的争端,这种趋势以我个人的看法判断,当然大家都在分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我的看法代表我在江湖里面的一些思考。我觉得美国把中国看的太强大了,中国有的人也把美国看的太强大了,美国把中国看的强大了,其实中国没有像美国想的那么强大。美国也有问题,美国没有中国人想的那么强大,美国的问题也很多,他们说美国的人分成几种,一种靠抢活,一种靠偷活,也有一种靠骗活,美国社会要解决这个群体矛盾是很难的事情。中国人只有一条路,靠自己去走,自己去奋斗,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只要你内部不出问题,中国没有问题,最怕的是内部出问题,国际争端会对我们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所以今天的不确定性非常大。


    2、焦虑的人文环境。前天晚上我跟硅谷的一群留学生探讨的时候,问他们你们对中国这个社会最没有信心的是什么?他们说最没有信心的是人跳槽太快,不仅仅是IT行业,我们建筑行业跳槽非常快,大家都想在三五天、七八天或者一两年买个房子,最好还有多少股份,30岁以后就是诗和远方,这样的心理是我们社会最可怕的。


    3、人口红利的下降。大家可以从人口变化看出来,年龄越来越大,我做过测算,中国每过一年,平均活着的人寿命增长0.45岁,现在已经到了38、39岁,全世界平均年龄最高的是日本,46、47岁,这样下去大家的寿命越来越长了,不得了,因为后面生出来的孩子少。


    4、90后新生代的新追求。虽然90后不是怪物,但是90后的很多特点跟我们不一样,90后以后就是00后,他们的观念跟我们差别很大,所以我经常在建筑行业里面说,45岁以上的人不适合做人力资源经理了,因为代沟太大了。我从我自己家里就看得出来,我们孩子喜欢看的书我不喜欢看,我那孩子特别奇怪,为什么我看漫威4看的睡觉,对类似于哈利波特的看起来毫无兴趣,我喜欢看的就是《乱世佳人》类似的这种片子,思想已经不一样了。


    5、行业吸引力在下降。主要不是工资收入,主要是风里来,雨里去,也不是朝九晚五,他们说996,建筑行业一线工人都不是996,这个时代给我们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提出这样的挑战就意味着什么?企业的管理难度越来越大。


    第三是企业内部的挑战,今天我们谈的是企业的转型和发展,以我来看,我在江湖上面的观察,我看到的是什么呢?我发现建筑企业大家都说转型、转型、转型,结果是穿喇叭裤的时候都穿喇叭裤,打领带的时候大家都打红领带,什么意思呢?战略都在趋同,你仔细研究研究中建,研究研究中交、中国中铁,他们在战略上有什么实质性的不同呢?其实没有太多不同,所以整个社会都在走向同一种趋势。


    2、建筑企业在转型方面陷入两难,我们谈转型升级有十来年的时间,真正能成功转型的企业其实不多,从它转型的收入和投入来看,真正有收入的也不多。比如说这几年我们看最典型的东方园林转型力度之大,投入之多,当时股价之高,何巧女女士在江湖上的名声,应该是转型成功的案例。但是它的转型事业几乎是半途而废,从现在出现的资金的困难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企业转型都是处于进退两难的,真正能够谈转型,转型最后成功的企业我觉得应该说十里挑一绝对没有低估,这个就是我们企业大多数情况下都很难跳出它的惯性。划延长线就能成功,大多数企业都能成功,如果不是划延长线,要掉头急转弯,要成功的话我觉得像马明哲、任正非这样能力的人大概可以。联想转型也没有太成功,贵州老干妈没有转型,只是升级。大多数企业都存在着惯性,文化有惯性,战略有惯性,组织有惯性,资源有惯性,如果要想转型的话真正下决心转型就要克服文化、组织、资源的惯性。


    第四个难题是企业增长动力转换变得越来越难。我们回头看过去10年、20年、25年、30年的时间,中国绝大多数企业都是靠资源不断投入推动企业发展,比如说银行的钱越借越多,真正靠技术、科技的力量推动企业转型,或者说成为主要力量推动企业转型的其实并不多,这就是企业面临的四大难题。过去如果说在整个市场增长的时候,它对我们的挑战还不算太大,在今天这样一个市场总量基本上保持稳定的情况下,这样的转型将会越来越难。过去或者几年以前开始,是企业的底层项目层面的人员焦虑,今天是中层和企业高层开始焦虑,企业高层焦虑的人越来越多,吃安眠药的越来越多,这种焦虑感真正成为行业发展的挑战。


    怎么办呢?行业到了顶点,时代不一样了,企业发展到新的阶段,似乎也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大家有没有注意我的数字“654”,加起来是15个挑战,要不要活?要活,现在越来越难了,能够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以前捡便宜就能活下去的方式越来越少了,应该是真正攻坚克难的时代正在来临。所以大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直面挑战,未来建筑业愿意干的人越来越少,项目的数量招标越来越难,企业自身达到的高度对内部管理要求越来越高,就直面这个难题。实际上面对难题,激励我们前进的话是非常多的,我挑了三句,一句是《左传》“多难兴邦”,如果一个民族不经历苦难的话这个民族要崛起非常难,今天的犹太人,以色列这个民族如此强大,中国面对中美争端如此强劲,都跟以色列民族、中华民族过去几千年经历的苦难有极大的关系。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华为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几年以前华为引用了罗曼罗兰的一句话“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今天华为是有打的像筛子一样的飞机做广告,“不经历枪林弹雨,哪来的皮糙肉厚”。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有一位女士,这是个美国人,现在是facebook的总裁,原来是谷歌的副总裁,她在加州伯克利一个毕业典礼上讲过这么一句话,“我们所经历的每一次挫折都会在灵魂伸出播下坚韧的种子。


    今天建筑业真正到了沧海横流的阶段,是英雄或不是英雄,其实三五年以后都能见分晓,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 收藏0

  •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回复

分享至:

  • 蒋以华
    蒋以华 2019年07月13日 12:23:44 2楼

    民生大于天,民心重如山

    回复 0 举报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加载更多资料
TA的关注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