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学院】巴黎圣母院即将重建?建筑师和热心网友的概念方案亮了!

提问 发帖 回复

距离巴黎圣母院大火发生(4月15日)已有10多天,人类在这期间究竟做了些什么? 4月16日,扑灭大火; 扑灭大火后,总统马克龙宣布重建, 与此同时将举办一个国际竞赛; 4月18日遗失的塔尖公鸡找回, 标志性玫瑰花窗也确认幸免于难; 院内藏品已运往卢浮宫进行保存或修复; 调查组发现了现场7个烟头…… 大火扑灭了,但救援工作远远没有结束。而对于巴黎圣母院未来的修复工作,法国中世纪历史研究专家戈马尔称,各方利益冲突或影响重建工作。

640.webp (53).jpg


距离巴黎圣母院大火发生(4月15日)已有10多天,人类在这期间究竟做了些什么?


4月16日,扑灭大火;

扑灭大火后,总统马克龙宣布重建,

与此同时将举办一个国际竞赛;

4月18日遗失的塔尖公鸡找回,


标志性玫瑰花窗也确认幸免于难;

院内藏品已运往卢浮宫进行保存或修复;

调查组发现了现场7个烟头……


大火扑灭了,但救援工作远远没有结束。而对于巴黎圣母院未来的修复工作,法国中世纪历史研究专家戈马尔称,各方利益冲突或影响重建工作。


以下方案部分主要转自“建日筑闻(id:ADCNews)”


名建筑师和网友的畅想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已经加入了参与此次国际竞赛的一众设计公司的行列,为巴黎圣母院设计一个替代尖塔。据泰晤士报,福斯特提出了一个玻璃和钢铁的替代方案,使教堂被毁的屋顶变得“轻盈而通风”。大火部分摧毁了标志性的大教堂后,法国现在打算推进对标志性建筑的修缮计划。


640.webp (54).jpg

图片来自泰晤士报


巴黎圣母院之前的屋顶结构可以追溯到12世纪,被称为“森林”,由1300个木架组成。福斯特提出以玻璃和钢铁为特色翻新大教堂,设计包含一个潜在的观景台。


除此,众多建筑师及建筑爱好者也加入了竞赛的行列,纷纷表达自己对未来巴黎圣母院的畅想。


Studio NAB设想了一个替代的“温室屋顶”。该项目将被称为“绿色环保的大教堂”,旨在创造包含引入生物多样性,教育与和平包容的绿色屋顶。


640.webp (56).jpg

© Studio NAB


温室将举办城市农业,园艺和永续农业等再教育,使贫困人群拥有重新融入社会的权利。同时绿色屋顶还设置了面向孩子的工作坊,使儿童与自然重新联系起来。


640.webp (57).jpg

© Studio NAB


法国设计师 Mathieu Lehanneur 提出与其重建150年前的设计,不如重建大火时的圣母院。他表示:”我喜欢这种通过建筑定格某一时刻的想法,对我而言,这是捕捉灾难并将其转化为美丽,将短暂转变为永久性的一种方式。“


640.webp (58).jpg

©mathieulehanneur via instagram


意大利建筑师 Massimiliano 和 Doriana Fuksas 建议在大教堂的设计中添加一个由百家乐水晶制成的现代屋顶和尖顶,并在夜晚点亮。他们认为水晶尖塔象征着历史和精神性的脆弱,而光是非物质的代表。


640.webp (59).jpg

©fuksas_architects via instagram


斯洛伐克的建筑师 Vizumatelier 建议设计一个轻质的塔顶,顶部有一束直射上天的光束。这一做法是在重塑哥特时代的精神。设计师说:”那时的建筑师竭尽全力地尝试离天空更近一些,Viollet le Duc在19世纪改造时就是这么实践的。现在我们有条件实现它了。“


640.webp (60).jpg

640.webp (61).jpg

©Vizumatelier via instagram


俄罗斯建筑师 Alexader Nerovnya 建议将全玻璃屋顶与更传统的尖顶结构相结合。“当人们来到大教堂时,他们将感受到与古代和现代部分在一起的强大历史联系,”Nerovnya解释说。


640.webp (62).jpg

©alex_nerovnya via instagram


法国建筑师大卫·德鲁则认为我们应当在缅怀过去与展望未来中找一个中间点。所以他设计了一个以现代手法还原原有设计的大教堂。


640.webp (63).jpg

©deroodavid via instagram


塞浦路斯合作建筑工作室Kiss The Architect 则建议混合中央楼梯周围的拱门和球体的造型重建尖顶。


640.webp (65).jpg

©kissthearchitect via instagram


Drift 工作室则给出了一个塑料方案:使用再生塑料代替木材,蓝色瓦片与天空相呼应。工作室表示,这既能废物利用,还能减少对森林的破坏。


640.webp (66).jpg

©Drift 工作室


AJ6工作室设计圣母院屋顶和尖顶方案,主要由彩绘玻璃制成。当阳光穿透彩绘玻璃时,自然光被分解成多种颜色,内部成为一个彩色的圣经图案世界。晚上,内部照明透过炫彩的玻璃,向外宣扬一个新时代的巴黎圣母院,成为巴黎新的夜景标志。


640.webp (67).jpg

640.webp (68).jpg

640.webp (69).jpg

©AJ6工作室


巴黎圣母院的未来


重建工作的难点也不在于钱。


巴黎圣母院目前已获得8.8亿欧元善款,其中包括开云集团总裁、LVMH集团、欧莱雅等等,法国和世界各地许多民众也参与了捐赠。


640.webp (70).jpg

着火的巴黎圣母院,图源网络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迫切地希望5年内完成修复。


这背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法国总统5年任期——如果能迅速完成这项工作,这将是马克龙政治生涯的重要一笔,也能为他连任争取更多砝码。


640.webp (71).jpg

马克龙总统含泪宣布重建


但专家认为这过于乐观了,对内部结构的详细调查就要花费几年时间,修复工作也要谨慎地开展,所以至少需要10年来完成这项工作。


640.webp (72).jpg

《刺客信条》中的巴黎圣母院,但游戏就是游戏,千万别当真了。


目前,我们还没看到更多关于巴黎圣母院未来的官方信息,这座建筑到底是以“修复还原”or“改造重建”,还没有明确方向。


不过目前公布的设计竞赛,表明了政府的开放立场——设计师们可以给它设计一座全新风格的屋顶,甚至重新定义功能。


诺曼·福斯特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在任何情况下,替代方案都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技术。它从未复制过原作。以前大教堂翻修时,12世纪的木材在19世纪被铸铁和铜的新结构所取代。为重建圣母院而举办竞赛的决定值得称赞,因为这是对新干预措施传统的承认。”


640.webp (73).jpg

巴黎圣母院©Flickr user kosalabandara


虽然这个竞赛被认为是扬名世界的好机会,但是参考过往诸如埃菲尔铁塔、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卢浮宫扩建项目,这条路绝对异常艰辛。


当年费尔米热尔在法国文艺青年阵地《世界报》上言辞激烈的批评了贝聿铭设计的金字塔方案,第二年被他报社辞退。


之后他组织起了规模强大的非政府组织“卢浮宫翻新协会”,专门呼吁反对卢浮宫改建计划,并出版书籍《巴黎的困惑,新卢浮宫的巨大幻影》,为该书作序的是法国著名摄影师布列松。

640.webp (74).jpg

大卢浮宫计划


经验老道的贝聿铭,在承接“大卢浮宫”项目之前就提出了一个担忧:如果是以竞赛形式,设计师为了避嫌就无法与客户密切沟通,这样的“坏结果”,就是一开始的概念方案进入实施阶段很可能将面目全非。


对于老建筑的改造问题,最困难的地方是体量和比例尺度上的拿捏,而不是形式本身,因此在拿下委托后,贝聿铭花了很长时间待在卢浮宫,从不同角度来观察这座建筑。


但相信,建筑师一定能与法国人一道,续写巴黎圣母院的历史。


640.webp (75).jpg

△卢浮宫玻璃金字塔,设计师贝聿铭,图源网络

  • 收藏0

  •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回复

分享至: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加载更多资料
TA的关注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