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点建议教你建筑立面怎么破

提问 发帖 回复

【品优牛栏】诶,建筑设计0165怎么破? —— 本文出处:品优集MingWei老师(知乎文) 相信我,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这样的困惑。_(:3 」∠ )_ “先生,恕我冒昧的提个建议。我觉得,对于这样一座雄伟的建筑来说,四楼和五楼之间的柱头的涡卷装饰太文雅了。看上去似乎采用带状装饰的束带层会比较得体。” “说得对,我也正想这么说。带状的束带层……不过……不过你看,那样做就等于要减少开窗,是吧?”

【品优牛栏】诶,建筑设计0165怎么破?
—— 本文出处:品优集MingWei老师(知乎文)
相信我,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这样的困惑。_(:3 」∠ )_
“先生,恕我冒昧的提个建议。我觉得,对于这样一座雄伟的建筑来说,四楼和五楼之间的柱头的涡卷装饰太文雅了。看上去似乎采用带状装饰的束带层会比较得体。”
“说得对,我也正想这么说。带状的束带层……不过……不过你看,那样做就等于要减少开窗,是吧?”
“是的,”吉丁说,他此刻的语气,比他和同学讨论时更为谦卑和恭敬,“可是窗户比起建筑物正面的尊严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是《源泉》里吉丁第一次获取弗兰肯信任时二人关于古典复兴立面做法的讨论,作者刻意营造在现代建筑到来前行业里因循守旧和矫揉造作的气氛。感谢柯布的条形窗,感谢通风照明系统,我们在立面设计上仿佛拥有了比过去更大的自由度;只是讽刺的是我们依然在这种自由度里因为像小说人物一般的执念而捉襟见肘。
为什么DanielLibeskind有时候会滥用犹太人博物馆这个案子里伤痕般的斜窗?
640.webp (3).jpg
为什么OMA喜欢空间化结构+幕墙的组合?
640.webp.jpg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喜欢用落地玻璃窗或者干脆不在外墙上开窗?
640.webp (1).jpg
这些做法是走向最优解,还是暗示着一种模式化的妥协,且没有真正探讨应该讨论的问题?
那么,什么是该讨论的问题?
我还真喜欢不了MichaelGraves的波特兰大厦,但对于立面分层用以呼应来自行人和行车不同速度和角度的视觉体验的说法相当买账。
640.webp (2).jpg
虽然我吐槽OMA在大项目中守着巨型结构+填充幕墙的万金油手法不放,但是Rem Koolhaas早在波尔多住宅里考虑到业主身体状况的开窗还是让人很受启发。
640.webp (4).jpg
还有GeoffreyBawa,这个近几年我一直在研究的富二代,他会因为想要保证下雨天的通风而仔细的设计一扇窗户。
640.webp (5).jpg
还有今天新鲜出炉的,FCB(喂,此处不是那些个蹴鞠豪门的缩写)的首席之一Peter Clegg来系里做讲座,在提到他们在利兹做的学校综合体时用一个展开的裙楼立面表示连续窗墙比和热辐射值以及不同玻璃选择的关系。
640.webp (6).jpg
就是下面的BroadcastingPlace, Leeds
640.webp (7).jpg
所以,你会发现,用什么样的手法并没有个固定套路,对于一般的建筑来说,我是比较支持有原由的设计的“唯理派”。

对于怎样找到可以印证到设计中的理由,除了多看多想外,以自己的理解提供两个建议:
前期分析
好的基地分析和微气候分析可以寻找到一些微妙的突破口,它们并不一定指名一种设计方式,但是会帮你筛选自己的想法。我以Moneo的Murcia市政的立面为例做了分析:
第一次看到Murcia市政厅的这个立面的时候,会有一种被感动的感觉。双层表皮外的那一层仿佛能听到风,然后是排布活泼的柱子跳跃在明暗间隔里; 微微灰色的横向线条看上去规矩却最为戏谑,正是他们偷偷告诉你那一扇窗在看你,哪里有一片阳台默默栖息;刚看到屋顶的底板一本正经地退晕到蓝天里,可马上又被几条斜斜的阴影撩拨地不能自已。
640.webp (8).jpg
Ayutamiento广场,这样一张脸是在面对18世纪的教堂以及主教的府邸,这也是建筑师Rafael Moneo为什么会在这个立面上下如此多功夫的理由。不少评论文章都试图解释这个立面的建筑语汇所表达的“文法”和“句式”,因为作为旁观者,我们被逼得不知所措——在一个被200多年历史裹挟的广场空间里,Moneo的表达年轻又自信,既不冒失又不谄媚。按Moneo自己的话说就是:
“对于已存在建筑的尊重,不能因不必须的文脉和风格影响而限制建筑自身”
可是分明的却没有直指的依据。
640.webp (9).jpg
这并不是一个草率的立面设计,设计师为了这张面皮有过很多的推敲。究竟是哪些因素决定了最后的呈现?Moneo自己好像也没有说得太详细,回应历史?音乐节奏?经验直觉?
暂且先不急于去解读和提炼,我们从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开始好不好,问题很简单,这是哪一个面?
►是南面吗?如果是,坚实的体量很有可能要向采光妥协,随机的柱廊不得不在好几处被扒开,更多的窗户被嵌进来,纪念碑式的里面不见了,立面疮痍得像破了的苍蝇拍。
640.webp (10).jpg
►那,是北面?开窗的要求搞不好不比南边少,背对太阳的立面再怎么挖空心思也是在眩光的背景下糊涂的一片。
640.webp (11).jpg
►是。。。西立面?那个巨大的玻璃窗若是开在西边大概就是午后烤箱的开关,窗户都该遮掩起来,不要以为西班牙的规划局没有吐槽犀利的大妈哦,亲~
640.webp (12).jpg
所以~这个面应该是东立面才对,即便不去讨论与教堂正立面(即西立面)相对这个充分条件,单单从来自周边建筑的那几条骚包的斜线落影就可以判断出个大概来~诸位不记得“伤悲夏男左膝有洞”的不变法则了咩?
再让我们看看这张销魂的立面
啊, 还是那么销魂 (*゚∀゚*)
640.webp (13).jpg
如果不尽兴,我们还可以继续问,那的天气怎样该是怎么样的呢?
►是像英国一样,气象员拍着胸脯说今天降水概率仅为30%,结果出门就是单色的天空,本地老人小孩鸽子和狗各种镇静的在雨里走来走去? 还记得那一片阳台吗?不要以为自己在拍MV结果滑倒哦~
640.webp (14).jpg
►还是像中秋节刚过完就要招呼“孩子他妈呀,咱家把暖气开开好不好,哎哟我去,邻居家窗台上雪都老高了,你说俺要不要帮他们捯饬捯饬”的地方?看看那些柱子,洗练神马的,活泼神马的,怎么都埋汰了?
640.webp (20).jpg
►又或者一到6月份就铁了心的和芬兰人民反季节蒸桑拿。
”师傅,你看看柱廊里还能多藏两台空调不?“
瞬间从双层表皮变三层表皮后,就不怎么感动了不是吗?
640.webp (15).jpg
诚然,刮风下雨、日出日落、春去秋来,这个立面不可能一直都是开篇提到的那个表情。但更加不可能和不应该的是把这张表情剥离开去套用在任何方向任何地点。忽略了阳光来的角度,错过了风吹来的温度,忘记了雨水散发的气味,把麻烦交给电灯和调吧,我只负责浪漫。
640.webp (16).jpg

❷ 手工模型
为此,特意借用《监狱学园》里面的一个梗来激励各位。:.゚ヽ(*′∀`)ノ゚.:。
640.webp (17).jpg
把计算机语言为逻辑的参数化设计放在一边暂且不谈,请不要忽视传统tag_1构思中手工模型推敲的意义 很多时候,我们会花大力气做个展示模型,但实际上有效率的工作模型才是最可贵的。这是6年前同学一起推敲模型的情景(模型的主人现在在WOHA上班)。真正把一个至少1:100的模型做出来,拿在手上端详,放在基地上比较,换个屋顶,砍掉一截立面,与昨天的那个模型比一比,喊同学过来看一看,这样的回报会比草图或者电脑模型更准确,这也是为什么大型事务所一直没有摈弃手工模型这个环节。
640.webp (18).jpg
好了,之所以把建议控制在两条,之所以把建筑师的名字有意留成英文,就是希望你自己去继续探索,建筑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Σ((( つ•̀ω•́)つ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640.webp (15).jpg

640.webp (13).jpg

640.webp (14).jpg

640.webp (20).jpg

640.webp.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 收藏0

  •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回复

分享至: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加载更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