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会员到期还有30

安藤操刀并爆火的和美术馆,背后藏着中国民营美术馆的三次“浪潮”

提问 发帖 回复

收录于话题 空间  |  和美术馆 设计  |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位置  |  广东顺德北滘新城怡兴路6号





空间  |  和美术馆
设计  |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位置  |  广东顺德北滘新城怡兴路6号


“和而不同谓之美,美而不朽谓之和。”

位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的 和美术馆(HEM)即将于3月30日正式开馆 。受疫情影响,开馆时间较原定计划推迟了整整一年,但也因如此,美术馆得以有更多时间筹备。

正式开馆后的第一场大展,就是世界级建筑大师安藤忠雄 (Tadao Ando) 首次以艺术为主线的大规模个展—— “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 。同时,安藤忠雄也是和美术馆的主建筑师。

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很难不引起广泛关注。近几年,中国的民营美术馆迎来了一波“开馆大潮”,在这样的时代潮流中,和美术馆将如何规划未来的道路,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如和美术馆执行馆长邵舒所说: 我们正处于第三波民营美术馆建设浪潮的开端,注定会迎来一场民营美术馆之间的残酷竞争和彻底洗牌。”


*本文由一筑一事、《建筑实践》合作完成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号 一筑一事




以“圆”为中心
与岭南建筑文化交相呼应


安藤忠雄其实并非和美术馆的“钦定”建筑师,据邵舒介绍,最早美术馆找了3家事务所来做设计规划,几番沟通之后才最终选定了安藤忠雄。

选择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 一方面是因为他是世界上设计美术馆、博物馆最多的建筑师,已经设计过88个了。另一方面是在所有的方案里, 他的方案最能跟本地文化、周边的景观良好地结合在一起。

安藤忠雄实地考察?和美术馆

与当地文化的结合不止是说说而已,在设计前期,安藤忠雄对岭南建筑进行了深入研究。在他看来, 和美术馆中的“和”不仅是代表“和谐”,也有“和(huo?)”——混合之意, 体现了岭南建筑中“空间融合”的意境

和美术馆的整体建筑设计,就是对岭南建筑文化的一种回应。 岭南建筑文化受到了江南建筑(庭院)的影响,和美术馆的景观花园就呼应了岭南园林的自然观; 岭南建筑保留了中原文化的精髓,和美术馆中的“圆”和“方”正是借鉴中原古建筑中“天圆地方”的文化元素。

安藤忠雄设计和美术馆手稿?和美术馆

美术馆中的“圆”形由中心向四周扩散,构成了建筑空间的效果,同时也自然地形成了建筑形态的核心。 这些“圆”以一定的偏心率由下往上逐渐扩大,四层圆环重迭交织。

立体的“圆”随之偏移,在赋予各个空间明确的中心对称的同时,更丰富了这个序列的变化效果。这样的设计也充分考虑了岭南地区亚热带气候的特性,以此营造出具有明显光影效果的建筑表情。

和美术馆建筑外立面?和美术馆

在圆形的建筑形态中,则是方形的展示空间,不但设置了中国近现代艺术展示空间、公共教育空间等非常人性化的功能区域,也设有可灵活应对当代艺术展示要求的简约立方体挑空展厅。 “圆”和“方”的视觉对比,相互冲突所产生的空间差异感,为美术馆赋予了更多个性内涵。

和美术馆展厅一(局部),作品:《黄色回旋镖与红茄的移动碎片》,亚历山大·考尔德,金属着色,198.1cm ×238.7cm × 104.1cm, 1974?和美术馆

与“圆”环迭层外观设计相呼应的,是以双螺旋楼梯为核心的五层挑空中庭设计。“圆”环构成的空间正如“圆”字所示。在富有张力的垂直空间中,以螺旋楼梯连接各层视线焦点,营造出只有“双螺旋楼梯”才能做出的层次丰富的旋转空间。

和美术馆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 ?和美术馆

美术馆场地内的留白,可为周边商务区的人们提供休憩空间。为增加建筑亮点,景观设计为以水景为主、与“圆”相呼应的水池,作为缓和亚热带夏季酷暑的亲水装置。同时,当建筑倒映水面,它便是建筑别具特色的底座。

和美术馆夹岸花园及水之径(俯瞰局部),作品:Ballast,洛克西·潘,不锈钢,1219.2cm × 1539.2cm ×967.7cm,2019 ?和美术馆

作为晚清以来最早开放的通商口岸之一,广州深受西洋文化的影响,西洋建筑同时渗透在城市建设中。 西方人擅长色彩及光的运用,而“光”被普遍认为是“希望”的象征,和美术馆顶部透光设计让自然光投射进内部,寄予了安藤忠雄对和美术馆的希望。

和美术馆展厅二(局部)?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说: “希望和美术馆可以成为岭南文化的新中心,同时也是一个汇集人群,孕育‘和谐’关系的场所。”


创新的美术馆形态
超越艺术,也超越自己


作为由家族发起的非营利民营美术馆,在尊重建筑师理念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到美术馆的功能性。在邵舒看来,“ 建立和美术馆 首先是要系统化、正规化地管理创办人多年来的艺术收藏,然后是通过提供公共艺术教育和文化传播来反哺地方文化 ,能够更好地回馈社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因此, 和美术馆建筑的设计理念最初是由地域性和核心藏品的属性来决定的” 。既要展现出对中国古典文化精神内核的传承,又要尽量体现出岭南文化地域性的特征,同时还要能够融入本地的建筑景观。

和美术馆夹岸花园(俯瞰局部)?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的设计几乎完美地达到了家族的期望,但也出于实际考虑做了一些调整,例如 多功能厅被改成了可以进行当代艺术装置及雕塑展示的展厅。

和美术馆最与众不同的设计应该是其半弧形的外观,这会致使展厅变成全开放的,带来很多挑战,甚至“ 改变艺术家和建筑之间的关系,因为大部分的艺术家习惯在方盒子里做展览。”

有艺术家在看到空间后反馈,弧形可能不太好用,邵舒却认为这样的挑战也挺有意思的,“随着技术的发展, 美术馆的未来形态肯定还会发生变化,比如在火星上出现无重力的美术馆,所以我们怎么能还把自己局限在方盒子里呢?

和美术馆展厅三(局部)?和美术馆

去年10月1日,和美术馆举办了“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启动展”,这是美术馆首次正式对外亮相。在疫情的大背景下,“世间风物”这个主题也引发了更多的思考和阐释,邵舒认为这是“对全球大环境的一种回应”。

‘世间’释义为人世间,包括人类居住的空间,以及时间、物质、能量、速度等含意;而‘风物’指涉的是风景和物品,意味着大自然气候下凡世的生活景观。

当‘世间风物’的自然属性延伸到生产、消费、生态、环保时,展览涉及人类文明在自然规律中的境遇等问题, 在这场突发的公共卫生危机中,更显得具有明确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了。

“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启动展”海报?和美术馆

如果说“世间风物”是对社会议题和时代变迁的向往关注,那么,“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就是对艺术家自身的向内探索。

“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展览海报?和美术馆

展览为安藤忠雄首次以艺术为主线的个展,是他人生的一次回望,分为三大篇章——“超越艺术”、“超越光”及“超越安藤”, 从全新视角发现安藤忠雄在艺术上的思考与创造。

“超越艺术”展出10位与安藤忠雄艺术人生紧密交织、对其创作影响深刻的艺术大师之作,包括巴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埃斯沃兹·凯利 (Ellsworth Kelly)、亚历山大·考尔德 (Alexander Calder) 等。在这些跨越时代的艺术启示下,安藤忠雄形成自身的艺术语言,并在其艺术实践中不断发展与创造。

“超越光”展出安藤忠雄通过对光的感知,创作出众多超越光的物理属性、升华至观者心灵与精神感受的作品。章节将跟随他一同探索光作为艺术手段的创作轨迹。

“超越安藤”终篇将带领观众进入他所创造的时空,体会其拼命忘我的“安藤式”艺术成就。通过复现地缘艺术代表作——地中美术馆,寄以“超越所见的发现”的展览理念,传达延续超越精神与锋芒崭露的冀望。

“建筑×艺术 — 安藤忠雄中国双展联动”新闻发布会现场?和美术馆

在展览新闻发布会上,安藤忠雄寄语: “契合当下全人类面临的挑战,双展希望以‘青苹果’之心的内涵,唤醒观众内心‘从此刻, 不自我设限,超越自我,不断挑战’的想法。


第三波美术馆浪潮
以影响更多人为目标


最初定位时,和美术馆是以岭南文化和顺德的区域性为核心的,所以 收藏导向和服务导向总体上比较传统。但在 建筑调研时, 辐射区域的预值做出了比较大的调整。

美术馆团队发现“整个珠三角地区其实有着很好的经济基础,虽然顺德并不是一个大型城市,但人均收入并不低,因此当地居民中的一部分高端文化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

?和美术馆

而优越的交通条件和地理区位,也让美术馆的辐射范围有所扩大。“实际上并不仅仅是顺德区域性美术馆的概念, 和美术馆的潜在公众会涵盖佛山及广州的部分地区。

本地和周边地区观众的接受度也是团队考虑的重要因素,“ 和美术馆辐射区域内的公众可能仍旧会倾向于视觉上比较直观的内容,这意味着过于学术或前沿导向的艺术展览活动需要通过一定时间的传播和培育才能被本地区的公众所接受。

?和美术馆

因此,和美术馆制定的未来几年展览方案中,除了专业艺术展,也涉及不少其他品类展览,让观众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

美术馆甚至 专门设立了一个子品牌HEM2,负责与本区域观众展开多元化的开放交流,比如读书会、分享会、小型音乐会、影片放映会、美术馆露营等,让更广泛的群体有机会能参与进来。

?和美术馆

这也对和美术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他们要对藏品做学术性的专业输出;另一方面,也要通过举办公共教育活动来搭建从学术到公众的桥梁。

如邵舒所说:“我们应当提供的是一个品类比较丰富的艺术平台,让观众可以接触到各式各样的艺术作品,进而培养出自己的品位,做出自己的选择。 它的服务面向不应该仅仅是专业观众,它应该是面向未来、面向大众的。

?和美术馆

目前,和美术馆馆藏约500件,其中近现代和当代作品约五五开,大部分来自于原家族收藏,这也决定了和美术馆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对原有收藏的再发现”。

据邵舒介绍,和美术馆“跨越了晚清到当代的收藏体系,可划分为三条脉络:中国近现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和国际现当代艺术。 美术馆的展览和收藏相辅相成, 未来收藏的关注重点之一,是以代表未来的年轻艺术家为主,希望给中国的中青年艺术家提供平台。

?和美术馆

在邵舒看来,目前中国的民营美术馆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创办人有着强烈的地产属性或关联度,比如广东时代美术馆、宝龙美术馆、外滩美术馆等;第二类创办人则为投资体系出身,譬如现在的尤伦斯艺术中心、复星艺术中心、松美术馆;第三类创办人则有着多年收藏背景,例如:余德耀美术馆、龙美术馆等。

当然,这只是大致的分类,不可简单地对号入座。国内民营美术馆组织形式的复杂化与多元化,以及各不相同的创办初衷,使得筹建者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如履薄冰,艰难前行。

?和美术馆

民营美术馆的第一波浪潮集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缺乏政策引导的情况下,走出了一批先行者;第二波浪潮则以国内第一个取得牌照的民营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为开端。

而往后的这么多年,随着资本纷纷进驻,浪潮中的美术馆几经沉浮,有些初具规模并形成了一定国际影响力,有些则在大浪淘沙中逐渐退出舞台。

而何时迎来第二波浪潮的结束与下一波浪潮的开始,尚不能由某一事件来明确界定。但毋庸置疑的是,在第三波浪潮中,注定会有一场残酷竞争和彻底洗牌。对此,和美术馆的应对方针,也唯有 “坚持自己”四个字而已。

“许多民营美术馆可能有自己的诉求,那我们的诉求就是希望百年后可以成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古根海姆那样的美术馆, 将创办人的精神一直延续下去,将艺术品的收藏一直扩大下去,然后去影响更多的人。


 

邵 舒

和美术馆执行馆长


Q1: 和美术馆建筑落成后,有哪个部分是您个人比较满意的吗?

邵: 这个我也说不出来,真的,因为我们这里天天看着,哪都挺喜欢的。只能说让我觉得比较舒服应该是清水混凝土墙做完以后,阳光透过园林照下来,墙上的影子。或者室内空间的话,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木地板上那种场景。

Q2: 美术馆试运营对公众开放期间,人流量是否符合您的预期,在当地形成一定的影响力?

邵: 我觉得是超过预期的,因为我们之前做的时候,其实没想过会来这么多人。去年试运营开放了三个月,到12月底就来了6万多人,日均是800人次,我们最早预期是可能日均300人次。

参观者主要是大湾区来的,广州、深圳、中山、珠海这一带的很多。虽然大部分人来了是拍照打卡,这也是好事情,至少他来拍了。

Q3: 您曾提到北上广的人不需要到顺德来看当代艺术,但其实大家会到顺德来看安藤忠雄的“和美术馆”,您如何看待美术馆的建筑设计已经成为了其重要加分项这一现象?

邵: 安藤肯定是很大的一个点,然后美术馆也是一个点,展览我觉得对目前的本地观众来讲,可能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内生需求。

他们是抱着打卡的心态来的,觉得好看,建筑也好看,拍照也好看,自己在那跟建筑一起拍照更好看。但我觉得这至少是让他们踏进美术馆了,然后慢慢的可能一年以后再来一次,他也不断地在分清一些事,例如画廊和美术馆博物馆间的区别。

毕竟在过去十年里,美术馆跟大众还是有点距离的,我们跟北上广深还不太一样,对很多上海和北京的人来说,美术馆已经变成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

在我的期待里,北上广深的观众不会变成主要的部分,比如到1/3,我觉得可能有困难,占10%就不错。

Q4: 可以聊聊安藤忠雄展中“光和作用”板块的设置初衷和推进过程吗?目前的结果您是否满意呢?

邵: “光和作用”这个板块,我们最早是觉得建筑大师跟普通建筑系学生有距离,包括安藤忠雄在日本也一直很注重培养年轻人。所以我们就想借这个展的机会,把他做美术馆、博物馆的图纸拿一些出来,然后我们把图纸拆解一下,请中国的建筑系学生或者爱好者来,一起安装建筑模型。

对于一般学生来说,这种大建筑事务所的图纸是很难拿到的,你不仅要看图纸,还要做深化,要去考虑方方面面的问题。我们也希望这样的活动可以把大师经验跟学生联系在一起,类似于“光合作用”一样,大师给阳光,学生由此获得能量,自然生长。

这个板块我们现在是分了好几批,筛选好几轮出来后做模型,完成的模型再收回来评选。现在评选都做完了,就等着去现场。说实话,这次选出来的作品有点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但评选出来之后,他们应该也会有一些触动吧。

Q5: 龙美术馆与和美术馆都是收藏家创办的美术馆,可否与我们谈谈这类美术馆与其他民营美术馆的异同,以及其中的运营经验?

邵: 美术馆从西方刚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先有藏品后有馆,现在国内则好多是先有馆,所以国内目前对美术馆这个定义是比较模糊的,包括管理上也是,大家还是抱着摸着石头过河,先干起来试试看这种心态。

我觉得这也是正常现象,可能有些创办人在国外看到好的展览,希望引进好的展览和好的文化项目,但并没有相应的计划,这样时间长了以后运营压力会比较大。

其实,运营的压力是相辅相成的,因为我们有藏品,做管理和典藏的压力会增加,人手也会增加,没有藏品的,他们要不停地找新的展览项目,同样会有成本。除此之外,正常的执行、推广、活动这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Q6: 和美术馆未来是否会与更多文化机构进行合作?

邵: 我们还是蛮多合作计划的,除了和其他美术馆做群展,还会和美院做一些联合的项目,现在没有拿出来讲,是希望能等到有成果的时候再跟大家分享。

主编:牧之、鹤鹤
编辑:Eva
校对:希希
设计:小杨

  • 收藏0

  • 打赏0

  • 点赞

分享至:

评论 文明留言,专业沟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资料
TA的关注
相关标签
上传
上传

回帖成功

经验值 +10

请选择删除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