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会员到期还有30

摄影师眼中的苏联建筑

提问 发帖 回复

大量使用混凝土是前苏联民用建筑的特点,摄影师阿瑟尼 -科托夫在城市探索和混凝土的城市景观中找到了美感。他称之为“伟大的建筑文明”和文化遗产。   前苏联的一个住宅区   混凝土是一种普通的、不起眼的材料,它由沙子、砾石和水泥组成,但苏联领导人 尼基塔



大量使用混凝土是前苏联民用建筑的特点,摄影师阿瑟尼 -科托夫在城市探索和混凝土的城市景观中找到了美感。他称之为“伟大的建筑文明”和文化遗产。
 
前苏联的一个住宅区
 
混凝土是一种普通的、不起眼的材料,它由沙子、砾石和水泥组成,但苏联领导人 尼基塔 -赫鲁晓夫 (Nikita Khrushchev)在1954年的一次工业会议上,发表了一篇充满激情、详细的两小时演讲,其中高度评价了混凝土的用途。
 
他提出,混凝土应用于任何事物,特别是预制和标准化建筑,有助于加快建设和发展。他认为,这对苏联的发展计划绝对重要。
 
1967年《纽约时报》将苏联随后的大规模住房热潮形容为 “建筑史上的人造卫星 ”(尽管这篇文章也指出,“苏联城市还没有真正的风格”)
 
萨马拉的“玉米大厦”(Corn Building)
 
在俄罗斯摄影师阿瑟尼 -科托夫(Arseniy Kotov)的当代城市景观照片中,混凝土被大量呈现。他即将出版的新书《苏联城市:劳动、生活与休闲》中的图像,常常描绘一排一排的高楼,在地平线上无尽头地延伸。
 
然而,在冰冷的混凝土楼群里,他也设法捕捉到了公寓窗户里温暖的生活光辉。
 
科托夫出生于 1988年,因此他没有经历过太多的苏联生活,但他很欣赏这一时期“伟大的建筑文明”和文化遗产。
 
这个国家正在快速变化,但他对苏联美学的怀旧情绪却很强烈。
 
科托夫在三年中访问了数百个俄罗斯城市,并计划访问更多的城市。
 
俄罗斯捷尔任斯克11号小区
 
他通过电子邮件说: “每一个新地方都隐藏着它的秘密,在这里(在前苏联城市里),感觉自己像一个考古学家,来到伟大的古代文明的废墟,却不知道会发现什么,这很正常!”
 
科托夫与记者阿特拉斯 -奥布库拉(Atlas Obscura)谈话,讲述了他对苏联历史的热情,对火箭的迷恋,以及夜间冒险活动。他的书于2020年由“燃料设计出版公司”(FUEL Design & Publishing).出版。
 
下面是科托夫与阿特拉斯 -奥布库拉的对话:
 
奥布库拉: 是什么激发了你拍摄苏联建筑?
 
科托夫: 我在 22岁刚大学毕业时得到第一台照相机。对我来说,尝试不同类型的作品是很有趣的,我最喜欢的是城市景观。所以每天晚上我都会去家乡的不同角落,从不同的高层住宅拍照。
 
萨马拉(我的家乡)大约 70%的建筑建于苏联时期。我开始从他们严格的计划和强大的形式中看到美。三年后,当我25岁的时候,我决定去旅行一段时间。我去过索契,圣彼得堡,搭便车穿越俄罗斯,去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克兰。
 
在每一个地方,我都看到了有趣的细节,不仅是在个别建筑上,而且在整个城市的规划中。我想出了一个主意,把最杰出的建筑和地区的摄影资料收集起来。
 
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装配车间
 
奥布库拉: 是什么让你想要记录这种特殊的建筑风格?
 
科托夫: 其实我喜欢的是这个过程!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在我的祖国旅行,在俄罗斯和前苏联共和国,所有这些都与我以前在家乡看到的相似。
 
如今,团结这些独立国家的东西正在慢慢地但肯定地被摧毁。有时是时间和恶劣的天气,有时是疯狂的革命,有时是人的冷漠,私有化,或是许多其他的原因。
 
所有这些在上世纪 80年代和90年代成长起来的、贴近人们心灵的城市环境正在消失。所以我决定记录苏联文化的痕迹。很快就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了。
 
堪察加半岛彼得巴甫罗夫斯克市和卡里克斯基火山
 
奥布库拉: 人们看到你来拍摄苏联的普通建筑时感到惊讶吗?
 
科托夫: 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苏联的建筑遗产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在他们的童年时代,更习惯于欣赏古代东正教教堂或有宫殿、城堡和狭窄街道的欧洲城市。
 
在我的童年时代,一些人刚刚开始认识到 1930年代和斯大林时期的构成主义 (Constructivist)建筑是很有趣的。在21世纪初,一些专家开始谈论苏联的现代主义。
 
建筑需要时间才能被认可,所以现在是时候了。我不怪人们对这种建筑一无所知;几年后他们肯定会知道的。
 
伏尔加格勒祖国纪念碑
 
奥布库拉: 你以前在火箭工厂工作。这对你的作品有影响吗?
 
科托夫: 我在一家生产 “联盟号火箭”( Soyuz rockets)的工厂工作了三年。这让我明白了我们的工业以前有多强大。其他大多数太空工厂已经被遗弃、出租或被摧毁。
 
当我开始做工程师的时候,这家工厂已经半废弃了;那里有一个巨大的车间,里面空无一人,墙上还挂着苏联的标语和海报。院子里有一个巨大的红色铁锤镰刀纪念碑,上面写着 “劳动光荣”。
 
业余时间我喜欢在工厂里走来走去,我很难过,祖先的伟大故事正在被遗弃和禁止。我想,是这些启发了我的摄影。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南门区
 
奥布库拉: 你的照片有很强的图案感和光线感。如何达到这些效果?
 
科托夫: 我试图通过卫星地图找到有趣的建筑,并了解从哪个地方拍摄它们是最好的。对于城市景观,我总是尽量往高处走,通常可以爬到屋顶、公共阳台甚至小山上。我每天晚上都有计划。
 
我知道日落的时间和地点,我尽量选择一个位置,以避免来自太阳的背光。
 
莫斯科“宇航员马赛克”
 
奥布库拉: 对你最具挑战性的拍摄地点是什么?
 
科托夫: 在我的童年时代,我喜欢读一些关于那些最先造访未知地区并把它们放在地图上的发现者的书。其中之一是俄罗斯军官和探险家费德琴科(  Alexei Fedchenko)。位于塔吉克斯坦帕米尔山脉的费德琴科冰川以他的名字命名,是极地以外最长的冰川。
 
在这个冰川上有一个独特的建筑 ——气象站。苏联解体后,人们抛弃了它,但它仍然完好无损,原来的内饰都完好。为了到达这个气象站,我走了七天。
 
这个地区绝对是荒芜的,除了一个峡谷里的一个牧羊人的小营地外,没有人。参观这个废弃的气象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挑战。
 
俄罗斯基洛夫斯克
 
奥布库拉: 你有拍摄项目中最喜欢的建筑吗?
 
科托夫: 我最喜欢的一次旅行是去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的废弃部分,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可运行的太空发射设施。它位于哈萨克斯坦的沙漠草原上,由俄罗斯警察把守,因此进入那里的最佳方式是在夜色掩护下。
 
大约三年前,一位俄罗斯城市探险家发现,苏联最后一批伟大的航天项目,即 “暴风雪号”航天飞机( Buran shuttle)和“能源号”(Energia rocket)火箭,被隐藏在那里的巨大车间里,并被遗弃。
 
因此,经过一个 35公里(20英里)的彻夜徒步旅行后,来到埋葬着苏联太空计划未来的巨大车间,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俄罗斯沃库塔市TP-8型集体宿舍楼
 
奥布库拉: 有什么地方你还没拍过,你真的很想去吗?
 
科托夫: 我真的很想去诺里尔斯克!这是一个东北部城市,有超过 10万居民,是为在世界上最大的镍矿上工作的矿工建造的。那里的夏天很短,冬天又长又冷,但是那里的风景却很美:雪白的苔原,有一座工业城市,没有树木。
  • 收藏0

  • 打赏0

  • 点赞

分享至:

评论 文明留言,专业沟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资料
TA的关注
相关标签
上传
上传

回帖成功

经验值 +10

请选择删除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