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师职业经历分享 | 图农历险记

提问 发帖 回复

来源:计成 作者:胖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周四,突然接到陈哥的电话,陈哥压低了声音说:“晚上有局,你务必去,反正都是自己人。”放下电话,我思索了半天,一个设计院一个部门,咋成了这样,搞得和地下党一样,就差接头了……我赶紧收拾了下手上的活,和同事打了声招呼,匆匆赶到了我们常去的地方。 一到地方,啤酒已经上了,大飞抓紧给我倒了一杯,说:“胖子,瘦了,喝一杯补补。”

来源:计成

作者:胖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3232.png


上周四,突然接到陈哥的电话,陈哥压低了声音说:“晚上有局,你务必去,反正都是自己人。”放下电话,我思索了半天,一个设计院一个部门,咋成了这样,搞得和地下党一样,就差接头了……我赶紧收拾了下手上的活,和同事打了声招呼,匆匆赶到了我们常去的地方。


一到地方,啤酒已经上了,大飞抓紧给我倒了一杯,说:“胖子,瘦了,喝一杯补补。”

“去你大爷的,我天天跑步,再不瘦不就废了。”说着,我干了大飞递过来的这一杯啤酒。

陈哥说:“今天人比较齐,咱们主要是送一送结构的三大美女中的荷花和小雨。”转头又对小美说:“现在小美是咱们结构组的第一大美女。”

小美鄙夷道:“你还是咱结构的十大金刚呢。”

吵归吵,闹归闹,送行饭这事,真不能参加了,再参加即便我的胃受得了,我心也受不了,整抑郁了。

初到某华

2019年初,刚刚从上一家单位辞职。因为内心实在受不了单位粗放性的管理和无休止的加班,关键是周六不休息,休息与否需要等候领导的安排。我又是个爱回家的人,每次回家都需要请假,哪怕是周六也得请假,我受不了这样的制度,就来到了济南某华。

来某华之前,我的简历短板是没有在大设计院工作过,所以希望去一家大院,济南某华刚好符合我的心意。

面试的时候,领导信誓旦旦地说:“你想想,我们是半年发一次绩效,你觉得不合适,7月底可以换工作,某华的牌子在这,我们要扎根济南,不会砸某华的牌子,这么大的办公楼我们都租了一层,还会不给设计师绩效?我们的待遇只会多不会少……”

果然是大企业,来了之后才知道我原来呆的单位是多么土。某华是不打卡的,员工的自由度很大,9点之前到单位就行,要是晚上加班,不仅晚餐费和打车费全免,而且早上可以晚到或者下午再来。每周五下午公司会组织去体育场打羽毛球和乒乓球,茶水间的零食从来没断过,红茶和咖啡一堆一堆放在那里,还有加班狗离不开的泡面,这日子简直太安逸了。

其次,某华的画图是在平台上,我像个土包子一样,研究学习了好久,发现协同平台真方便,专业之间交流便捷,提资明确,扯皮少了,而且对于结构设计师来说,有方案评审,总工把关,校核审核很严格。我们要做的就是出图,抓紧出图。

以某华为家

来到某华不到半个月,我们就参加了团建,在泡完温泉爬完泰山之后,每个人都真心地喜欢上了这个集体。

济南某华结构部门的总工,年轻有为,没有代沟,在济南老牌的设计院呆过很久,人脉,专业素养都是顶尖的,关键还是我老乡,早早的便在济南安家立业,是我学习的榜样。

陈哥,软件一流,调整电脑,培训协同,组织大家炒一把。贝克是个假装95的年轻人,画图嗖嗖的,大院工作经验丰富。大飞是个很热闹的人,爱聚聚,爱帮忙,画图如飞,得名大飞。大云则天天思考什么时候有房,找更好单位。富豪是位大姐,工作能力出众,有房有老公,画图之余每天帮大云参谋对象。不歪天天一本正经,坐得笔直,得名不歪。小马是外省的,干活认真,风趣幽默。王二是个美女,天天带饭,我给她起了个王二。石头和云朵还有小美是应届生。

我是个胖子,本想叫闪电,奈何胖子比较顺口,也形象,就这样叫起来的,而且我也兼职聚餐点菜,找场子,带酒等等,胖子太符合我了。

初来某华,同事都有两把刷子,活也不忙,我的任务就是布置一下剪力墙,干一下后期服务的活,出部分的墙图,活不多,大家天天欢声笑语,即便突然有活,总工也会及时分好,大家突击干一下。这个时候,大家会晚上一起聚聚再回去加班,反正加班打车回去单位报销,再说家里没什么事,晚点走也没什么。

就这样,我度过了某华最舒适的前两个月。没想到,后期的几个月,全部是加班加班加班。

某华的企业文化是什么?抛开入职培训领导说的那一套,我觉得某华的企业文化是比其他单位更好地服务甲方,全心全意为甲方服务。比质量,比服务,比造价,深挖细节,深抠图纸。对员工,胡萝卜加大棒,想吃胡萝卜的就要多干。

5月的一天早上,召开全体会议。会议很短,就一条:提高图纸质量,认真对待工作。会议结束,公司群里突然发布了以后出现低级错误的罚款方式。

大飞说:“胖子,画图仔细点,你配筋就算给甲方省了一千万,甲方也只看到你图纸的图名有错误。”
陈哥接过话茬:“肯定是咱们结构组的事情,领导很含蓄地说了配筋图错了,还能是建筑的事情?抓紧检查吧。”

“你们咋一直以为是我呢,不是贝克,不是大云,不是王二。”我反驳地说道。

“哎,抓紧检查,一会结构的开会。”总工不急不缓地说了一句。

会议室里,总工说:“的确是咱们结构的事情,甲方没有安装天正,咱们没转T3没绑定,一会石头云朵你们两个检查一下,然后导图,这个甲方要求比较多,抓紧干吧。”

“下面我说一下咱们接下来的一个很重要的活,这是个很有名的甲方,大家要认真干,干得要又快又好,错误要少,我现在分一下。还有,绩效会发的,别乱听外面的说……”

离开了会议室,陈哥说:“炒一把吧,楼下的饭又贵又难吃。”

大飞看着我说:“胖子,你再说喝羊汤我就不去。”

我说:“咱们炒一把去,吃炒鸡”。

餐桌上,大飞对我说:“胖子,你何必呢,单位不配鼠标垫就不配,你自己三四块,拿出来用一块咋了?”

我说:“我是在讲个道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陈哥说:“得了吧,买一套也不贵,你个死扣!”

贝克说:“抓紧吃,吃完看看胖总申请的椅子到了没,我说胖总,你自己一把椅子不够吗?”

“我申请的是凳子!塑料凳!”我说。

“这么胖,你得要两把。”小马说道,“其实我觉得胖子提议比较好,一把凳子15,买四把才60,咱们看图的时候坐在一起多方便。”

“还是小马好,领导说了要以某华为家,我家缺东西了,申请买点不行,再说,我们现在的抽纸取消了,我申请个鼠标垫,申请个凳子还不行,我又不是申请什么大几千的东西。”我辩解道。

“你以为某华是你家啊,哈哈,‘我以某华为家,某华是我家’,这你也信。炒鸡上了,抓紧吃。”贝克说道。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我嘀咕道:“这个炒鸡真没羊汤好,下次喝羊汤去。”

大飞说:“得了吧,你看上羊汤店的老板娘了吧!”

“去你大爷的!”

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一点,我昨晚加班传图到12点,趴在桌上,打开抖音看了没几分钟,头一沉便睡去了。不想,这一睡竟然惹事了,后勤人员应该是每天都要检查大家有没有按时工作,毕竟不打卡。整个结构组,就我一人打着呼噜,睡得和跟死猪一样,后勤的小姐姐敲了敲我的桌子,我竟然没醒,然后我光荣的在领导眼里成了个上班睡觉的主。

就这样5月过去了,一进入6月,济南的天气就闷起来了,又热又闷的天气,人容易浮躁。平常一言不发的不歪辞职走了,紧接着传出富豪也要走的消息,大云犹豫地递上辞职信,摇摆不定地等着领导答复。

不歪走的时候,我们几个又聚在一起,给他送行,不歪说:“我刚买了房子,在唐冶,首付还有部分是拉的饥荒,单位工资太低了,我准备撤了。再说,一个月房贷这么多,在这生活不下去了。”

大飞说:“都得买房子啊,但是你不就是被甲方训了几次,何必呢,至少7月发完绩效啊。”

不歪说:“我觉得7月能发绩效的可能性为0,我去年年底来的,年底一分钱的过节费都没有,我觉得不会发的,何必再等呢……”

吃完送行饭,不歪说啥都要给大家买个西瓜,结果一问门口的水果摊,两块一斤,我的死扣精神发作,押着不歪去了地下超市。

在地下超市里,不歪给我说:“胖子,咱们出来打工为了啥,不是为了钱,难道是为了奉献自己?我想奉献啊,可是哪个帮我付首付,我现在的确是缺钱,但是你看看招聘网站上,还有新招聘的人员,哪个工资不比我高,我要是多几千块钱我就不走了,工资涨得太慢了,我好歹是老员工,至少应该是和新招聘的持平吧。”

我说:“老兄,西瓜不开个口子不知道几成熟,你去的那个地方也是个虎狼窝子,不过,给钱多就是硬道理,话说,地下超市的瓜就是便宜,别想其他了,说不定以后还要做同事。”

吃了不歪的西瓜几天后,富豪也以请假的方式走了,大家都明白,这只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富豪完全可以不用走,她不缺钱,缺的是时间,缺的是为自己爱好付出的时间。

这样,就只剩大云独自一人在参谋着走或者留。

大云平常大大咧咧,其实也是个很要强的女生,一心想着在济南买套公寓,安稳下来。对待工作,态度认真,对待工资,一直不满,领导只给她涨了500,对于她来说,还不如不涨,她无疑是要走了。她一走,老员工就只剩总工了。

6月的一天,我从早上八点干到下午6点,正准备加班,外出学习的总工电话打来:“胖子,用你的签名加在车库上面,出图。”

“可是这个车库不是我干的,设计不是我,前期的活我都没接触过,我不想签我的名字。”

“回去我给你解释,某华不会亏待你的,不就是签字费嘛,我回去给你安排上,我现在在外地,下周我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挂了电话,没几分钟,协同平台上的设计人改成了我,我既不想签字,也不奢求签字费,内心忐忑地出了这次图。

由于走了三个主力,单位HR又马力全开,招聘了三个设计师。我也进入迷茫的七八月。


 

某华是你家吗

 
自从上次签名后,我对某华的制度,还有某华的企业文化产生了强烈的怀疑,考虑到已经到了7月份,发绩效也就几天了,我还是沉下心来干活。5月份的新活已经安排做上了,天天忙得焦头烂额,也没多少时间思考绩效的事情,再说领导一再强调绩效不会不发,我也安下了心。

7月份,某华的济南分公司要正式成立了,青岛特意派来了位新的人力领导盘总,原来熟悉的办公室领导也在成立仪式后都走了。盘总一来就是大手笔,先是给大家提供水果,虽然只是两周一次。然后以大家不爱打球为理由,每周一次的活动改成了两周一次,时间也从周五下午改到了周六周天或者晚上。

忙碌的7月结束的时候,绩效还是没有丝毫要发的意思。导致新来的同事在没有转正的时候就准备撤了。由于比较忙,新来的同事就属旁边的大力比较熟悉。

大力是个自来熟的人,一来就和掰手腕无敌的陈哥打成了平手,因此都叫他大力。大力的家乡和我的家乡相邻,我俩的口味也差不多,每天中午我们结伴喝羊汤,吃菜煎饼,一起吐槽甲方。大力原来的单位加班很少,来到某华这种“自愿”加班到凌晨的单位明显吃不消,加上还要装修房子,照顾小孩,所以他的眼圈很快黑了,也准备走了。

8月上旬的一天,大力被安排在周末给甲方提供方案,大力没有去,幸好大飞在帮忙,没有造成大的影响。过了没几天,某个项目被甲方点名批评,这个项目的方案几乎是一天三变,甲方固执地认为大力没有及时回复信息,这对甲方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又过了没几天,某个项目的车库需要按时出图,大家都有项目在手没法帮忙,大力几乎把全部精力都用上了,也没达到公司要求,大力也要走了。

大力走之前,我们又去喝了一次羊汤。

“老板娘,你家这个店租金一年多少钱?”大力问道。

“15万,这边人流大,写字楼多,还能挣点辛苦钱,不过是给房东打工的,要不要再加点汤?”老板娘说道。

“噢,也是。”大力压低声音说,“我不太想干设计了,已经三十好几了,也没多少精力画图,昨天晚上我媳妇给我算了算,一周上了几乎110小时的班,有这个精力干点啥不挣钱?我还是在华山附近开个面馆或者羊汤店吧。”

“大力,你不觉得可惜吗,干了这些年了,换行穷三年啊。”我说道。

大力摇了摇头说:“家里开了个厂,不差钱。”

“哥,那我昨天抢着买单的时候你不告诉我,早知道我就不买了。”我说。

“我那是低调,低调懂不懂,不过胖子,你也该换个职业,或者换个活法,人生不是只有加班,还有其他的生活需要你去参与享受。”大力又说,“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想想,除了画图你还能干啥?”

“真到这一步,我去开个奶茶店,养活自己应该没问题,再说单位还能亏待了我?”

“真不会亏待你,明年领导给你娶个嫂子。”

“你大爷的,这次账你结,老板给我加点汤,我吃死你……”

大力走了。大力走后,领导找到我,旁敲侧击地问我跟大力说了什么,他来这么短的时间就撤了。我一头雾水,只好回答,大力说他家有矿,不差钱。

到了8月,绩效一直没发,加之离职的员工有点多,整个结构组整天被加班弄得昏昏欲睡,天天补锅,就像一个生病的纤夫,想休整一下,奈何一天不拉纤,船就往后退,大家咬牙坚持。毕竟H总许诺的绩效马上要发了,胜利就在眼前。

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

8月中旬,表姐把上次跟我说的绝情话选择性地遗忘,又一次托朋友给我安排了相亲。相亲过程很顺利,相互加了微信,一起吃了个饭后,我匆匆回到了济南,回到公司继续加班。也是,H总每次开会都说多劳多得,实际我觉得我们一直在兜圈子,原地踏步,一个小区做了好几遍,实在是又累又乏。

周四晚,微信上相亲对象头像在闪烁,我赶紧点开。

她说:“明天周六我回老家,你回去吗?”

“我可能没时间回,单位最近很忙。”我回复道。

过了五分钟,她回了一句:“也是,大设计师天天有忙不完的活。”

看她这么说,我当时脑子一抽,直接回了句:“嗯,活是很多,我快累死了。”转念一想,又补了句:“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回家的,因为家里的水果比济南好吃……”

聊了半小时后,我说:“周六聚聚吧,咱们老家的银座又开了家新店,听说不错。”

“好,只要我没其他事情就行。”

难得她这么干脆,我抓紧看了看手头上的活,细细盘算着周末回家活怎么办,然后横下心来想,算了吧,还是回家比较重要。但表姐说,下次见面要给女生买点东西。作为钢铁直男,我给原来的相亲对象买过水果,买过花,买过毛绒玩具,买过甜点等等,这些不成功的案例导致我现在还是孑然一身。

买礼物这个事可难住了我,我只好咨询边上电气专业的小姑娘阿晴。

“胖哥,买口红。”

“什么牌子的,咋买?”我问道。

“买那种女生一见就认识的牌子就行,像是迪奥、香奈儿、YSL、纪梵希、Burberry、TF、CL、阿玛尼……”阿晴像报菜名那样说。

我目瞪口呆,说:“小妹,帮我个忙,中午帮我去挑一下吧。”

“要不周六吧,我也要画图。”阿晴回答道。

“我周六就回家了,只能今天,要不你晚上加个班,中午想吃啥,我请客。”我说道。

中午买完东西,我和阿晴就近找了个店吃饭。阿晴问到:“胖哥,你们结构最近咋了,感觉你们好拼啊,和我一起来的应届生都在加班,我们电气虽然加班,但是加班没这么多啊。”

“你最近看笑话了吗?”我问道。

“啥?”阿晴对我跳跃式的问法一愣。

我接着说:“就是关于高考后报专业的,如果是亲生的,就报金融,如果是非亲生的就报土木,我们这个专业比较累,专业导致的,现在单位比较混乱,导致更累了。”

阿晴长舒一口气,说:“累就累呗,我觉得你们绩效能发不少,这么累肯定有回报的。”

“但愿如此吧,现在都月底了,拖了快一个半月,我也没多少谱了,走一步算一步,咱们抓紧吃饭回去上班吧。”我说。

回到单位,我抓紧收拾了下手头上的活,给大飞和贝克说了声,下了班就坐车回老家了……

周一回来,领导在办公室安排新活 。

“胖子,你干这个车库,甲方要求比较着急,15天出图。”

“出图的意思是包含方案评审,校核审核,走协同流程,是不是?”我问道。

“肯定的。”领导回复。

“那我没办法干完,我不想干。”我顿了顿,又说,“建筑图现在还没定好,方案还会调整,我车库本身干得不好,要不,你找其他人干?我15天怎么可能出好图,而且还要走流程(某华协同走流程很卡,一般需要1天或2天)。”

“你都有时间过周末了,还没时间干活?再说你不干,他不干,怎么给你们发绩效?”总工说道。

“绩效呢,不是说7月发?这都马上9月了。”我反问道。

总工说:“我只是安排活的,发钱不归我管,活你得干。”

我想了想总工也不容易,便说:“我干住宅吧,干两个相同户型的住宅,我尽量把模型调整好,出图糙点也是能应对的。”

总工说:“哎,单位有要求,糙点不行啊,甲方要求也比较多。”

“我能怎么办?要不找外援吧……”我无奈地说。外援找了咋发绩效,可是绩效呢,都在盼望着,期待着,可又有几个人能够等得到呢?

会议不欢而散,我也开始有了辞职的想法。

过了没两天,阿晴在微信跟我道别:“胖哥,我走了。”

“干的好好的干啥走,你是应届生,干满一年再说呗。你现在出去找工作也差不多,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干吧!”

“我不想走的,但单位想让我走啊。”阿晴说。

“为啥?你是应届生啊,又是在这里实习的,不应该啊。”我问道。

“领导说,为了人均产值,电气人数太多了。”接下来阿晴一句话也不说了。

等到了晚上,阿晴的工位就收拾出来了,后勤也把电脑处理完了,没有阿晴的一丝痕迹,也看不出今天某华劝退了一个刚刚毕业又没犯过错误的大学生,也感觉不到人走后的那种不舍,更多是人走茶凉。某华用秋风扫落叶的方式,扫走了一个想在单位好好工作的人,我们都很悲伤,我们都在充当看客,看着单位如此冷血。

我们想着,这种事情不要落在我们头上,这种事情永远不要再来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聊天,我相亲的对象对我感觉还是可以,她的要求很简单,希望我回老家工作,或者找一个正常上下班的单位。每次聊天,我都给人一种我很忙的“假象”。表姐已经说过我好几次了,狠话也说了不少,我也应该做出选择了。身体得不到休息,绩效也看不到希望,自己也没有多少空闲时间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决定撤了,决定自己主动撤了。

我只希望撤的时候能拿到绩效,能找到个好工作。

3211.png


痛打落水狗

鉴于我们结构团队的人员越来越少,工作越来越多,H总想出了神奇的分组决定,把建筑三十几人和结构十来个人分成两组,两组相互PK,相互竞争,相互抢活,互相飙着干。

可是结构组怎么经得起这么折腾,结构组本身就像是动过手术的人,一手捂住伤口,一手在工作,如果两只手同时工作,或者同时捂住伤口,那样的话只有一个结果——折腾死。不过折腾死之前,H总直接说了句,绩效26号发。也算是给结构人员打了一针强心剂。

当天下午我思考了很久,觉得实在受够这样的折腾了,于是提交了辞职报告,静静地等待领导的批复,辞职理由只有无法适应高强度加班,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想了想,算了,大家都明白,我就不多说了。走的人虽然多,但是在领导眼中不都是被某华淘汰的吗,我只不过是被淘汰的一员罢了。

想来简单,想走也很简单,我想参考富豪的方式,请假回家休息几天。只不过,在我的剩余价值没有被完全榨干之前,某华是不会放人的。

领导说:“想走立即就走,是很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何况这个圈子很小,你再考虑一下。”我只好继续干着活,不想因为做出领导口中的没有职业道德没有担当的决定,而找不到其他工作,让亲人为我担心,所以就只能挣扎着继续加班。

那时,我还幻想着我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道德了,单位也会对得起单位的职业道德,绩效会发给我的,我会得到应得的。

9月20号,下午1点40左右,我去开灯,一碰到开关,轰得一声,开关炸了,喷出来的火花一瞬间烧到我的手,我痛得叫了一声,大飞立刻过来,问我咋样,我说开关炸了。这时候大家都醒了,都过来看我,盘总也过来了,亲切地问我:“胖子,没事吧?”

我感动地回了一句:“没事,就是电了一下,吓了一下”。

“你的辞职批下来了,可以走了。”盘总突然说道,大家都愣了一下。

“噢,知道了。”我茫然地回复道。

盘总接着对赶来的HR说:“今天下午就让他走,手续走完了,还在这里熬着干啥?”

我看着大家,大家也看着我,上午我参加公司会议的时候,领导还在安排着活,下午就突然宣布我可以走了。大家看着我,我想到阿晴走后,那种秋风扫落叶的感觉。此刻的我,好像连落叶也不如,我就像被重击了一下,我知道,那时我的脸瞬间白透了接着又红透了。

我之前一直在想,我走的时候要好聚好散,但怎么现在如此光明正大地赶我走。我茫然无措地对上了总工的眼睛,总工的眼神让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过了一会,领导开始安排我交接工作,我找了个时间蹿去楼下和总工聊了聊。

一坐下,总工就说:“我也是在今天中午才知道的,单位要你马上走。”

“为啥呢,我是辞职了,可是,不是说让我至少等到月底再走吗?那要我早走的话,我就直接走得啦,何必加几天班,开会还给我安排活干啥 ?直接让我走不就得了,何必呢?”我很不解。

“大力为啥走,你给领导说他家有矿,你这是在敷衍领导;其次,走的人怎么知道去年绩效没发,过节费也没有?你是在蛊惑人心啊!这些都是领导开会说的。还有,你中午睡觉睡这么长时间,为啥?都在加班,只有你自己睡一中午,下午2点多才醒,被人盯上了,会上提了好几次。”总工说道。

“建筑专业中午休息的人多了去了,我只是在边上容易被发现而已。再说,晚上11点之后,后勤的咋没人呢,就只知道看中午睡觉的了?”我有点愤怒。

“还有,在招聘群里匿名骂单位骂领导的是你吗?这事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啊,我相信不是你干的,但是领导们都认为是你干的,你说这个事情咋办?在某华偷偷放个屁,群里就立马都知道了,你觉得领导还不让你走吗?”总工反问道。

我一时不知道说啥,才回想起来曾经有个当地的招聘信息群,群里匿名吹牛、吐槽甲方和设计院,平常我都是屏蔽群消息。单位近半年来,人员流失比较大,绩效都没有给员工结算,导致群里负面消息特别多,今天一说,我才知道有人骂单位了。

“我骂人一般当面骂了,这个群里不仅仅有我,其他专业的也有不少,但是这事肯定不是我干的,我做人还是有原则的,我不会边吃某华的饭边砸某华的锅,屎盆子愿意扣就扣吧,反正在某华待过的都被某华熏臭了,我走就是了。”我有点失去理智地吼道。

总工说:“总之你还是先休息休息,准备找个新工作吧。”

“那我的绩效呢,说好的26号发,今天是不是为了不给我发绩效才提前当众赶我走的?”我问道。

“绩效不归我管,你问H总。”

忙完手续已经晚上了,我始终坚持不肯在某华的辞职手续第二张上签字,后勤人员一个劲的让我签,我怒目瞪着他们。我觉得,某华糟糕透了,连辞职申请都布满了陷阱。我说道:“等绩效到手的时候我自然就会签的,现在签了不就说明钱款已经两清了吗?”

盘总直接回了句:“绩效不归我们管。”

“好吧,但这字我现在不能签。”说完我起身回工位收拾东西去了。没一会儿,后勤人员叫我参加某华离职员工的问话。

这个问话,是我参与的最无聊的对话。盘总直接问道:“某华给你们开这么高的工资,是行业最高,为啥你们结构离职的这么多?”

“最高,不见得吧,您在网上招聘定的工资都比我们的高,附近单位的工资都比我们高,有去天友的,工资至少比我们高1000,您怎么会觉得某华的工资是行业最高了?”我反问道。

盘总却跳过这个问题:“你们结构工作效率这么差,为什么?”

“我觉得是某华企业文化和制度的事情,这个与结构专业无关。”

盘总也看出我的态度不对,就例行公事地说:“某华欢迎你再回来。”

“我觉得某华干不到明年,即使干到了明年,我也不会回来的。”我说道。

“我只是例行问话。”盘总显然是生气了。

“我也只是实话实说。”我平静地说。

“不是所有人都适应某华,某华是这行业的标杆,个人的能力达到某华的要求,某华才会给高工资,而你并不适应某华,走是正确的。”盘总最后说道。

“我的确能力不足,招聘我的时候告诉我是做钢结构设计,实际工作却是干剪力墙,我想我的确不适应某华,没法一天在单位呆24小时,我还是走吧。”末了我又问一句,“我的绩效呢?”

“绩效不归我们管。”盘总认真地回道。

“那谁管?”

“你找H总吧。”

结束了这场对话,我抓紧给H总打了电话:“H总,您好,我是胖子,我辞职了,但是我的绩效没给我,这个怎么解决?”

H总很认真地说道:“找你们总工,这个是你们总工负责的,他说发给哪位就发给哪位,我只管批,不涉及到个人”。说完挂了电话,我就赶紧找到了总工。

总工说:“H总这么说的话那我明白了,放心,你肯定有的,咱们在7月就统计好了,你有几个车库的后期服务,还有签字费,还有几个活,我报上的时候肯定会算上你的。”

“大概多少钱?过万了吗?”我问。

“这个不方便告诉你,反正一万多,贝克和你差不多,你等几天吧。”总工说道。

如果能预想到某华此后的手段,我当时就该录下音来。

晚上,哥们一起陪我喝酒,安慰了我很多,我也说了很多。我一直在想,我走吧,赶紧走吧,走了比较好,不用再黑白不分地加班,不用再这么辛苦。但是,在公交车上,我还是吐了。下了公交,我坐在马路牙子上面,又吐得一踏糊涂,我想,难受就这么一次了,休息休息,调整好状态去迎接新工作吧。

辞职后第三天,总工直接给我来了个电话,我当时正在面试就没接,过了一会儿,总工在微信上说,让我空闲的时候务必回个电话。

忙完面试,在回去的公交车上,我给总工打了个电话。

总工直接说:“胖子,你的绩效为0,所以没有绩效可发。”

“啥,你说啥?”我一听就急了,连忙追问,“那为啥我走的时候说有,现在又说没有了,这不是耍我玩吗?”

“单位把你的工资和你的支出算了算,你的是负数,所以没有绩效。”总工又说,“你的工资加上住房公积金加上社保等支出,大于你的产值了。”

“咱单位没有基本工资吗,怎么算的,能不能给我个明细?”我问。

“这个不会给的,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就这样,先挂了。”接着,总工挂了电话。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在公交车上茫然地看着外面的风景,自己就这么被某华耍了,可自己只是一个画图狗,能怎么办呢?我漠然地望着风景,风景照旧,明天还是会到的。


后记


结构组人员在我走后基本都离职了,平均在某华干了只有5个月。飞哥,陈哥是在我走后半月走的,我没有参加他们的送行,总工也因为各种原因辞职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才知道。现在,我正咨询劳动局,准备走劳动仲裁程序。

本来写了很多故事,拿给同事们看,很多同事都选择了息事宁人,我也遵照他们的意思,删除了很多故事。此外,很多事情也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说,我也只好挑着写写自己的经历,给更多的同行们提个醒。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 收藏0

  • 打赏0

分享至:

评论 文明留言,专业沟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 兼程
    兼程 2019年11月21日 15:59:28 2楼

    我还是想知道某华到底是哪个华。现在设计院对一线画图狗已经压至底线了,就看啥时候能彻底崩坏。

    回复 1 举报 点赞
  • zhangwq820
    zhangwq820 2019年11月22日 15:53:30 3楼

    我也是想知道某华到底是哪个华。 年收入多少?

    回复 举报 点赞
  • 土匪的首长
    土匪的首长 2019年11月23日 09:52:57 4楼

    浮躁,土木吧最近写了一篇民用建筑设计师的相关文章,也是比较低沉。

    回复 举报 点赞
  • yzl0305
    yzl0305 2019年11月23日 23:47:19 6楼

    太黑暗了,都不敢干设计这一行了。

    回复 举报 点赞
  • evolevol
    evolevol 2019年11月25日 08:49:55 7楼

    工匠精神只是存在于口号里,为什么总是不把一线的当回事,各行各业,为什么。。。。

    回复 举报 点赞
  • 张财尘
    张财尘 2019年11月25日 11:04:05 8楼

    文笔不错,思想丰富,不建议干结构设计这行,鉴定完毕。

    回复 举报 点赞
  • chen36040
    chen36040 2019年11月25日 16:36:51 9楼

    搞结构的都不容易啊!工作累加班多,还不得好,最后还被单位坑!

    回复 举报 点赞
  • fuda204
    fuda204 2019年11月27日 15:26:56 10楼

    写的好现实...

    回复 举报 点赞
  • 静定天下
    静定天下 2019年11月28日 08:38:38 11楼
    无良企业,就该曝光!防范未然!
    回复 举报 点赞

    来自土木在线APP

  • lixiansonggg
    lixiansonggg 2019年11月29日 09:05:32 12楼

    结构绝对是干辛苦活,我自己也经历辞职不发绩效。我同班同学10年后做结构设计不超过5个人了。

    回复 举报 点赞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资料
TA的关注
相关标签
请选择删除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