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学院】未来超高层建筑造型你不可不知的几个套路

提问 发帖 回复

来源:MINDARCH(ID: Mindarch), 作者:刘彬,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事业四部建筑师。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超高层的建造代表了建筑技术的最高水准;超高层的建筑造型代表了建筑圈的审美取向和造型水准,在一定意义上也反映着社会对建筑审美消费的潮流。 国内一线大城市在过去的十几年内,迅速塑造起了广告画般的天际线。超高层作为建筑品牌的作用被放大,成了城市独一无二的名片。

来源:MINDARCH(ID: Mindarch),

作者:刘彬,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事业四部建筑师。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超高层的建造代表了建筑技术的最高水准;超高层的建筑造型代表了建筑圈的审美取向和造型水准,在一定意义上也反映着社会对建筑审美消费的潮流。


国内一线大城市在过去的十几年内,迅速塑造起了广告画般的天际线。超高层作为建筑品牌的作用被放大,成了城市独一无二的名片。



陆家嘴的三座超塔,都曾经或正在引领国内的第一高度。这三座建筑的造型,恰好反映近20年超高层建筑造型表达的取向。



1、符号:金茂大厦今天依然为许多人喜爱。对“塔”的隐喻,使其获得广泛的文化认同。纵向退台与收分,这种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由“物”到建筑的符号化抽象,在今天依然是一种推销的策略。



台北101、马来西亚石油双塔,符号从来都是高层建筑的常客。只是符号有好有差,手段有高有低。


2、几何体:密斯式的纯净表皮、几何形体,始终是现代主义核心的思考方式。只是建筑师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单纯的长方体,切削、组合、挖洞,让长方体变得不同一般。但其基本要素仍然一目了然。


环球金融中心形式逻辑清晰,而KPF始终是对基本形情有独钟。


KPF:上海环球、香港中环、广州东塔、新设计的熊猫大厦

  

3、表皮化:十多年来,蓬勃发展的参数化设计工具为建筑师打开了新思路。参数化之前,曲线在超高层形体中很少使用,即便用也数量有限。参数化之后,三维技术拓展了创作空间,超高层非常容易呈现一种更趋柔软的渐变。Gensler设计的上海中心,是参数化表皮的典型案例。


具有参数化特征的超高层:上海中心,中国尊,广州西塔,深圳华润。




参数化,是过去十年超高层造型的关键词。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国内超高层项目的大户,SOM是参数化设计的重要推动者。过去十年SOM的超高层翻来覆去屡试不爽的三招:凹表皮,折锯齿,开条缝。


差不多所有SOM国内的大楼都有这“三板斧”的痕迹。这也使得他们的作品特征格外明显。一旦用这几个手法,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凹表皮:SOM惯用像是被“捏”了一把的凹陷特征,几乎穷尽了所有能凹的可能性。



折锯齿:几乎穷尽了所有锯齿的尺度。



开条缝:表皮向空间的延伸。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参数化的这些特征依然将会是设计的一大主流,尤其适合力图“证明”自身价值的城市和建设方,会更愿意为参数化买单。



以上基本上可以概括目前超高层设计的现状,未来的方向是什么样呢?


1、外骨骼化



相比表皮包裹结构,将外框柱置于表皮外,从结构效率上看,是对整栋建筑长细比的优化。


结构构件在建筑造型上的直接反映,也使得造型由“审美性”向更具有说服力的“结构理性”回归。


外骨骼化是SOM寻求突破重要方向,尝试以更加硬朗的结构表达,取代之前已经延续近十年的“柔和曲面风”。这可能和SOM合伙人、结构工程师Mark Sarkisian的理念有密切的关系。


这种做法其实并不新鲜,早在SOM位于伦敦的利物浦车站的大楼设计,就把大跨度拱架暴露在外。高技派的作品也比比皆是。超高层中贝聿铭的中银大厦结构大斜撑也是重要的形式要素。



SOM让这一老手法重新焕发光彩,可以预见这会是其未来十年的主打。


南京江北绿地在避难层的位置,拱形结构不但释放了空间潜力,更为公共空间增色,让巨构被直观感受。贵阳文化中心大厦角部的桁架巨柱。


2、多孔化



同样出于对结构长细比的考虑,若要造的更高,大楼的基盘就会更大。但使用进深基本是一定的,如果超过了14米,内部的采光环境会差很多。


我们可以此为条件,设置一个得房率公式




A=50,s=0.68

A=100,s=0.38


底盘越大,得房率越低。底盘趋向无限大,得房率逼近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超高层越高,得房率越低。这显然和开发利益不符。


要打破这个规律,就是解放使用进深。于是就有了“多孔化”。多孔是外表皮向核心筒的延伸,在增加进深的同时,将室外空间引入到建筑内部。


传统塔楼只有外表皮接触外部环境,最大的弊端就是和自然环境的隔离,即便是采用了通风器,效果也一般。想象一下云端的豪宅装修完,不能开窗散气的痛苦,和同等身价的别墅相比简直如同炼狱。


在日益高度关注绿色、环境和空间品质的要求下,超高层将会由单一依靠外皮呼吸转变为更趋于复杂的多孔体系,将外部环境在可控的条件下引入体内,成为内部呼吸器官。同时也可能创造更多的公共空间。

吴江绿地中心所设计的空中大中庭。OMA设计的杭州金字塔形式伸出巨大的空腔。


霍莱因对未来高层建筑的构想


基于巨型结构的多孔系统,更加深入建筑内部,间隔核心筒和使用面积的空腔,形成如同身体器官的复杂内表面。


3、回归简洁



建筑技术的发展带来复杂的可能性。但建筑的终点可能并非复杂,而是简洁。


简洁在任何时代都具有其价值,永远不要低估了它。


反观建筑史,几乎都是在简单到复杂、又重归简单这样的循环往复中螺旋上升。每一次“复杂”的背后,往往都是经济勃兴,社会审美趋于女性化(如巴洛克、洛可可)。而当战事蔓延、经济阻滞,简洁回归,社会审美趋于男性化(如现代主义)。


中国新世纪20余年的大发展,迫切地需要与众不同的“复杂”给自己加冕。现如今的“经济常态”已经和前面20年有所不同,在未来一段时间,重归简洁的超高层将会有更多的表现机会。


但简洁并不意味着简单,对几何体量的组织和操作,与现代主义时期也有较大差别。


不同于美国公司的商业性,OMA系的公司,对造型始终有种脑洞大开的快感,如同空手道,以简单朴拙取胜。


深圳证券交易中心;奥雷舍人泰国、新加坡的作品;BIG在纽约的超高层


单独体量的简洁、通过组合、连接形成群落。


重庆朝天门来福士;深圳腾讯总部;南京金鹰世界

  • 收藏1

  •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回复

分享至: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加载更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