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

首页 \ 论坛 \ 建筑设计 \ 【参建】第一期 大与小的故事: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停车楼综合体

【参建】第一期 大与小的故事: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停车楼综合体

文 胡铮 
悉地国际设计顾问(深圳)有限公司境工作室

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停车楼综合体与高铁站跨街相望,也与机场航站楼紧密邻接。三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停车场。人们在路边下车,拖着行李,烈日炎炎下穿过露天停车场到达航站楼出发大厅;小汽车和出租车涌入停车场,争抢车道,景象混乱;紧邻停车场的航站楼候机大厅也因为规模限制无法为日益增多的旅客提供充足的休息空间和配套设施。于是,重建城市与机场的联系,疏解和补充航站楼的配套设施,整合高铁、航站楼的交通关系,就成为这栋建筑的使命。
1.jpg

1、 “大”建筑与形式生成

长337m、宽75m、高39m,三亚机场综合体是个不容置疑的大建筑,在周边破碎的城市肌理中,具有绝对的统领作用。对于“大”建筑,我似乎有一种偏爱,或许是源于上大学以来所受到的理想主义教育的熏陶。“大”建筑带有英雄主义的情结,它集中而强烈地展现出人存在的意志,传递出人类开创理想生活模式的愿望。大的尺度、丰富的内涵、壮阔浑厚的精神境界是“大”建筑并行和多面的特征:一类大建筑(构筑物)本身具有超大的物理尺寸,表达出对自然屏障的克服,如抵挡洪流的大坝、横跨天堑的桥梁等;另一类则容纳了极其丰富的内容,成为集体生活宏伟的象征物,如马赛公寓;还有一类大建筑以其吞吐万象的壮阔气质取胜,展示出震撼人心的精神境界,如路易斯·康设计的萨尔克研究中心。在我们这个时代,世俗化的倾向往往使理想主义的动机隐而不彰。不是说理想主义建筑不存在了,而是说在与日常生活和意识形态的结合中改变了形式。当在有着浓厚宗教传统的国家旅行时,不难发现信仰依然深刻地影响着现代生活,令一些世俗琐碎的时刻都带有着明显的仪式感。而在另外的情形下,排除了功利性的计较之后,设计有可能超越单纯的实用性,而具备愉悦精神的诗意效果。无论仪式感还是诗意化,都是英雄主义的“大”建筑在落地过程中,在接纳日常生活的同时还保有理想气质的可能结果。或者说,我希望在建筑设计中,同时表现出集体主义的宏观理念和个体化的差异性体验,让坚定持久的纪念性、柔然的偶然性与片段的诗意并存。

2.jpg
实体模型
3.jpg
总平面图
4.jpg
北立面全景

像中国内地大部分机场片区蔓延、零散的城市肌理一样,三亚机场附近分布着办公楼、酒店、货运仓储等体量较小的建筑,彼此孤立而缺乏联系。机场北侧是海南环岛高铁线及三亚凤凰站。高铁站毗邻一段陡坎而建,隔离了南北区域的联系,也暗示着这里曾经是远处山体延伸的浅坡。在高铁站与机场候机楼之间,是一片狭长的场地,南北宽130m,在此空间里须容纳机场进出道路,社会车辆、出租车、民航巴士等机动车车道,机场的出发平台以及拟建的机场综合体。12.7万㎡体量的综合体几乎是嵌入到场地上的,在某些位置还必须与其他功能区垂直叠合。综合考虑机场片区的城市条件及限高要求,一个水平“巨构”几乎成为看似激进、实则理性的必然选择。从宏观上看,综合体背倚青山,南瞰大海,其超长的水平天际线及完整的体量将强化山、海、物的关系,重新构建该区域的地理景观。而在此冷静、理性的“巨构”内,一幕幕活色生香的城市生活场景将缓缓展开。联想到综合体主要的活动是从高出地面两层的平台上开始的,就仿佛一场都市大戏在空中的舞台上演一样。

5.jpg
二层平面图
6.jpg
三层平面图
7.jpg
四层平面图
8.jpg
仰轴测
9.jpg
东南立面
10.jpg
东立面

阿尔多·罗西在《城市建筑》中指出,建筑形态是由城市决定的,即所谓形式是建筑类型选择的结果。罗西所指的类型,是针对具有历史延续性的欧洲城市而言的。相对于传统城市给人连续统一的感受,现代城市多是支离破碎的片段的仓促集合。现代城市中,尽管建筑之间的联系不像传统“肌理城市”那样有机、整体,但从交通基础设施、地理景观以及看不见的经济、制度、需求、意识形态等多方面来讲,现代城市依然强有力地影响并塑造着建筑的形态。综合体形式的生成过程就是城市力量的挤压过程。在宏观、大尺度的外部结构建立起来之后,填充其中的微观、“多孔性”结构就成为我们应对功能需求复杂化和空间体验差异性的主观选择。从观念上讲,这一建筑形式的生成过程是关于“大”与“小”的辩证,是“城市”与“人”重新建构关系的过程。


2、设计策略

11.jpg
从航站楼出发平台看中间通廊

基本的设计策略是建立一个人工“地面”,在此“地面”以下容纳车辆进出的道路和停车库,在“地面”以上承载建筑的主体功能——酒店、办公和商业、免税商场。因为三大功能板块基本上是相对独立的,就将其两两脱开,形成两条贯穿南北的大通廊。每一个功能体量内设中庭,满足靠内侧房间的自然采光问题,并在东西方向将各个中庭贯通连接,再由此东西轴向南北引出小支路,如此打造出一个通透开放、尺度宜人的小街区环境。街区四周是骑楼和广场,北与公交站相连,南与航站楼出发平台接驳,西连高铁连廊,东接综合体配套停车楼。在三层人工地面与首层地面之间设置了一系列楼梯、扶梯和直梯,将行人从各个方向引导到功能活动层。在各栋功能体量内部,围绕中庭布置露台、走廊、架空层和屋顶花园,与中庭相互渗透形成立体、穿透的空间效果,也利于打通建筑内外的关系。结合三亚的气候特征,尽量保持中庭与室外空气的贯通,不设置隔断。这样在微风徐来的时候,能够形成诸多阴凉的小空间,适合行人、旅客休憩,也减少了空调能耗。

12.jpg
横剖面
13.jpg
从中间通廊向北看
14.jpg
中间通廊与开放商业街
15.jpg
三层骑楼
16.jpg
南侧架空层出租车道
17.jpg
免税商场纵剖透视
18.jpg
办公商业纵剖透视
19.jpg
酒店纵剖透视
20.jpg
酒店中庭俯瞰
21.jpg
从酒店连廊看多层次平台

3、 建构 
22.jpg
外立面阳台

在建筑的南北立面上,设计采用双层表皮,外侧为竖向金属格栅,内侧为玻璃幕墙。从格栅到玻璃外墙的距离为4m,中间错动布置阳台、种植花草,可供人活动、观赏。建筑所处的城市地段狭促喧闹,双层表皮的设计有利于在建筑与城市之间形成柔和的过渡,既能屏蔽部分噪音,营造室内对景,又能抵挡日晒,创造一处凉爽、舒适的阴影空间。在这里,双层表皮不仅是一个构造术语,更是一个空间策略,将一个单薄的表皮转变成一个有厚度的空间序列。在技术上,竖向格栅的建造是一个挑战。首先是其尺寸巨大,端头构件高达21m,横截面为外尖内宽的楔形,深度60cm,由铝型材整体开模而成,且不设竖缝。其次是固定点少,端头格栅仅由上下横梁固定,中间格栅则增加层间阳台、边梁作为固定点。为增强型材受力性能,我们在型材中空部分内穿钢通,通过钢通与结构支点进行连接。再者是安装困难,因为构件超长,常规的单台起重机难以维持构件在吊装过程中的垂直度,经多次实验后决定由两台起重机同时进行吊装、限位,最后由上下两个工人进行固定安装。在立面的模数控制上,南北立面与结构柱网相呼应,采用1 400mm为基本模数,统一格栅的间距与玻璃幕墙的竖向分隔,并以此模数推演控制中庭屋盖、室外吊顶、地面铺装的分隔尺寸。在东西方向上,为了保持各功能体量以及中庭内外在视觉上的贯通性,中间三跨采用无柱大空间,集中布置门厅、多功能会议室及开放休息区等公共活动空间。东西方向的公共性、大尺度与南北方向的私密性、小尺度的对比,构成建筑表现上的内在张力。
23.jpg
从外看立面
24.jpg
从内看立面
25.jpg
双层表皮
26.jpg
大格栅立面剖轴测
27.jpg
金属格栅施工中
28.jpg
夜晚北立面格栅局部

由于三亚直射光下的环境非常炎热,不适合人停留活动,因此中庭屋盖被设计成太阳光的引导装置。首先屋盖要能够遮挡直射光,但同时也需引导部分光线进入中庭,保证地面有足够的照度以满足正常的活动要求。我们将屋盖切分为若干标准单元,在单元之间设置导光通道。导光通道不是直上直下的,而是偏向东侧,这样能够将正午前不甚强烈的自然光直接引导下来,而将下午较为强烈的自然光通过漫反射的方式折射入中庭。在一天之中,随着太阳光线的变化,中庭的光影也发生改变。当我们漫步中庭时,仿佛置身于光与影的交响曲中,感受到平静、温暖的气氛。通过对自然光线引导方式的精确设计,建立起空间与自然之间的微妙联系。在这个以自然景观闻名的旅游城市中,我们希望通过这种特殊的方式,重新唤起自然在日常生活中的情感共鸣,从而赋予生活一种庄严的仪式感。
29.jpg
办公商业屋顶
30.jpg
屋面单元仰轴测
31.jpg
屋面单元施工
32.jpg
从酒店大堂看中庭
33.jpg
酒店门厅大跨度结构施工
34.jpg
自然光影下的酒店屋顶平台

4、结语 

35.jpg

从历史上看,那些伟大的建筑作品无不具备清晰、理性的建造逻辑,而这种逻辑性并非只是传递出外观表现上的一致性,更重要的是揭示出建筑生成的深层秩序。隐藏在建筑背后的力量,诸如城市脉络、地理景观、气候条件等,都能通过逻辑操作获得清楚的解读,连同建筑扎根其中的价值体系、文化观念和美学判断,无一例外都与建筑最终呈现出的形式空间产生着若隐若现的关系。在建筑表层与深层的关系建构中,我倾向于不偏执于一端,而是辩证地权衡是应该多一点还是少一点的关系。从创作的角度讲,自由的前提是有意识的自我克制,辩证就是在自我设定的限制之中权衡往复的思考方法和实验途径。

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在《音乐诗学》中指出:“我每一次创作,都为自己划定了狭小的范围,我之所以能获得自由,就在于我把自己的活动控制在这些狭小的范围之内。”或许,从“大”与“小”的辩证开始,可以从一个角度揭示出建筑得以建立的深层秩序,从而重构建筑的内涵。

业主:三亚凤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
建设地点:海南省三亚市
建筑设计:悉地国际设计顾问(深圳)有限公司境工作室
合作设计:悉地国际设计顾问(深圳)有限公司筑地设计团队
主持建筑师:胡铮
设计团队:张进国、杨杰青、夏云龙、吴龙君、李青龙、王程鑫、张鑫、朱穆峰、葛晓婷
建筑面积:134987㎡
建筑高度:40m

设计时间:2014

建设时间:2015~2017

转自:《建筑技艺》杂志 作者胡铮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请先 登录,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