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分区

【建筑师】谦谦君子不老院士:孙钧

发新帖 回复

他被誉为当代“土行孙”,是老一代同济人的杰出代表,长江三峡、南水北调、港珠澳大桥,在这些国家级重大工程背后,都有这位老院士的辛勤付出! 有兴趣你就会钻研,越钻研越有兴趣,越有兴趣越要钻研!人生四十刚起步!只要肯学、肯做,永不言老、言晚!这些精彩的语句,是他常用的段子。 文革期间,坚持钻研《岩石力学》 我的科研生涯比较顺利,最大的挫折就是文革。文革时期,我被打成了“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但我知道这是一场闹剧。有一次造反派到我家里来,看到我的书就骂:“你还在学这些洋东西啊!封资修,没用!”那都是我在上海交大读书时的教材,与MIT的英文原版教材是一样的,都是英文,还有一些珍贵的笔记,结果都被抄走了,很可惜。造反派中间有一个年轻老师,是跟他们一起来的,等他们走远了,他又回过来,安慰我说:“孙老师啊,您不要往心里去,我们是没有办法,你没有什么问题。”我想我哪有什么问题,想来想去我也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你尽管批判我,我还是吃我的饭,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是没有心思搞科研,我被整整耽误了十年。

他被誉为当代“土行孙”,是老一代同济人的杰出代表,长江三峡、南水北调、港珠澳大桥,在这些国家级重大工程背后,都有这位老院士的辛勤付出!

有兴趣你就会钻研,越钻研越有兴趣,越有兴趣越要钻研!人生四十刚起步!只要肯学、肯做,永不言老、言晚!这些精彩的语句,是他常用的段子。

1.jpg


文革期间,坚持钻研《岩石力学》

我的科研生涯比较顺利,最大的挫折就是文革。文革时期,我被打成了“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但我知道这是一场闹剧。有一次造反派到我家里来,看到我的书就骂:“你还在学这些洋东西啊!封资修,没用!”那都是我在上海交大读书时的教材,与MIT的英文原版教材是一样的,都是英文,还有一些珍贵的笔记,结果都被抄走了,很可惜。造反派中间有一个年轻老师,是跟他们一起来的,等他们走远了,他又回过来,安慰我说:“孙老师啊,您不要往心里去,我们是没有办法,你没有什么问题。”我想我哪有什么问题,想来想去我也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你尽管批判我,我还是吃我的饭,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是没有心思搞科研,我被整整耽误了十年。

文革后期,我被派到黄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负责搞小水电站。白天,在山里坑坑洼洼做测量,订购水轮机、发电机;晚上就点着煤油灯,看书到11点,钻研《岩石力学》。最后水电站顺利竣工,很多当地农民也第一次用上了电,非常激动。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全村村民都来欢送,一直送我到村口。告别之时,突然有一个人在后面喊了一声:“老九啊!我们贫下中农喜欢你们!你们一定要回来!”这句话让我热泪盈眶,我说:“我一定会回来,再来看你们!”那时候管知识分子叫“臭老九”,而他没用那个“臭”字。除了父母去世,我从来没有掉过眼泪。那时候我四十多岁,如今40多年过去了,当地还有老人记得,同济大学老师来修过水电站,但和我同龄的老人大部分都不在人世了。

2.jpg


做学问与谈恋爱一样,要培养兴趣

我给学生做过一个报告,我说,做学问跟谈恋爱是一样的。如果你平时不和她接触,不跟她联系,你怎么和她培养感情呢?对不对?我们做学问的,和书本、学问也要有感情。怎么有感情呢?要钻研呀!所以我用这个说法:有钻研才有兴趣,有兴趣就更要钻研,越钻研就越有兴趣。你有付出和投入,最后的成果就水到渠成了。

3.jpg


“结构力学万岁”

最初我做了好几年桥梁设计的工作,参加了两个大桥的设计,武汉长江大桥和南京长江大桥。在参加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时,我记得有一个试验是这样的:两列火车对开,在开到桥墩的时候,突然接到地震警报,猛然一刹车,产生一个制动力,即刹车力,测量它对大桥的影响。理论计算时的节点,都按桁架节点即铰结点处理,但那时候已经开始用高强螺栓代替铆钉了,有的甚至使用焊接,因此这个节点就有刚度了,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铰结点了,所以我们要计算刚性节点的次应力。我们利用影响线的知识仔细计算,然后用万能试验仪到桥上测试,测试的结果与计算的结果非常吻合。我们几个人都激动地在桥上大叫起来,我更是振臂高呼:“结构力学万岁!”

4.jpg

所以后来要成立地下工程专业,研究方向要从桥梁转到地下时,我不太愿意。桥梁太有“味道”了。但我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参加东北的飞机洞库的设计。当时美国人的飞机越过了三八线,我们的飞机比较落后,要躲到洞库里去,保存有生力量。而那时我没有建造隧洞及其防护门的经验,因此就学习苏联的资料,根据苏联资料边学边筑。这一钻研进去,我就发现里面很有学问,就有了兴趣,一有兴趣就更想钻研,越钻研越有兴趣。

5.jpg


李校长的教诲:只要肯学肯做,永不言老言晚

在教务座谈会上,李国豪校长对我们说:“一个大学毕业生,在毕业后的三五年里,如果没有养成自学和勤勉做研究的习惯,浑浑噩噩过日子,我看他以后也就难了。这种人一开始是手懒,不愿动笔;后来再发展到脑子懒,不肯用心和思考了。”文革期间,李国豪校长被关在牛棚里,他在旧报纸边角上用铅笔来推导公式,造反派不管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之后被放出来后,他又在家里做模型实验,李校长的求学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所以说做科研,做学问,不要说没有功夫和时间;这些都是推脱之辞,只要肯学肯做,哪怕上厕所的时候都可以思考。Never say too old and too late to learn and to do,这是李校长说的原话,现在我送给大家共勉。

6.jpg


钱先生的启示:学科研究需要不断创新

要跳出自己熟悉的东西,这是我从钱伟长先生那里学到的。钱先生是非线性力学的大师,在他的提议和努力下成立了非线性研究协会,我也有幸能够担任协会副主席。我问钱先生:协会将聚焦于解决哪些非线性力学问题?钱先生摆摆手说:“孙老师,还有更主要的非线性问题啊!各方面的制约因素对浦东改革开放的影响都是非线性关系,而且啊,是高度非线性!我们就要研究这个非线性问题的解决。现在我们年纪大了,不要老是盯着我们熟悉的东西。”讲得好啊!钱老不愧是大师,思考问题很宏观,他的话对我启发很大,我们现在要做国家有需要,自己有兴趣,而且自己能做出一点微薄贡献的研究。

我一直在呼吁和提倡,像土木这样的传统学科需要更新改造。用什么更新呢,就要靠高科技。现在我基本不做传统内容了,丢掉做了一辈子的数值分析。我现在做的是智能科学,就是人工智能、遗传算法等与我们岩土工程学科的结合应用。我本身不是人工智能的专家,但是我要把人工智能的方法,应用到工程中来解决实际问题。我们最近验收的一个973项目,就是关于地铁的智慧感知。现在我的学生也有在做海绵城市,综合管廊,风险管理方向的,我觉得这些方面在岩土力学与工程中具有可喜的发展前景。

7.jpg


孙钧院士的成功学:机遇+环境+才干

每个人都有梦想,实现它需要个人的奋斗,但仅靠个人奋斗是不行的。我们中学的时候,证明一个定理需要两个条件,一个充分条件,一个必要条件。我觉得,勤奋是实现理想的必要条件,但它不是充要的。

我认为取得成功需要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机遇,大机遇。抓住了大机遇,就能改变你的人生。我的一个交大同学,在我们那个年底被送往美国深造,因为机遇好,后来在我去美国访学时,他已经成了美国工程院的院士。所以,抓住大的机遇对一个人的发展很重要。

第二个条件是环境,小环境。大学宿舍是一个小环境,如果寝室里的学习氛围不浓厚,那么对你的学习肯定也会产生影响;毕业后的工作环境也是一个小环境,和周围人的相处,领导对你的看法,都会影响你的工作。孟母三迁大家都很熟悉,孟子的母亲,为了给孟子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不辞辛苦搬迁三次,最终成就了孟子。

第三个是才干。古今中外,成功的人都是有才干的,没有才干,肯定做不了大事。数理化仅仅是才干的一部分,我说的才干还包括待人接物,处世的能力。当然,才干是可以培养和锻炼的。

点击下方蓝字,了解更多孙钧院士背后更多的故事。

观看视频

15248850445048223125.gif

来源:《匠新》栏目投稿

  • 收藏2

  • 打赏0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分享至:

评论 请使用文明语言进行专业交流,恶意灌水将受到惩罚

请先 登录,再评论!

TA的关注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