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建筑结构 \ 【毕业季】我们不是没有梦想,只是有时候没有勇气去追求

【毕业季】我们不是没有梦想,只是有时候没有勇气去追求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这句收录在《从军行七首?其四》当中的头两句诗,并不是很有名,但是它却是不一最喜欢的两句,因为接下来的两句话“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两句诗荡气回肠,但是他却总是不喜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个都被用烂了,没意思。



不一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大学的时候睡我的上铺,昨天当我得知他要踏上去往巴塞罗那的飞机的时候,我破口大骂,“孙子你四年不和我联系,给我的第一通电话就TM是你要出国了?”


我和不一读了四年的土木工程,到最后四年下来才发现原来我并不是多爱这个专业,而是我一直都只是憧憬着从事这个行业以后能够大把大把的赚钱,走向人生巅峰。



我依稀的记得当初和他在工地实习时候的光景,那是在南方的一个条江的边上修路,我没记错的话那条江好像叫做“沅江”,我们每天白天不是扛着仪器跟着师傅跑杆,就是监督那些的农民工搅拌水泥。我和不一当初幻想着每天晚上在坐在岸边边喝酒边看星星的愿望,被一次又一次的通宵赶工期给浇灭了。



当初自己幻想的自己拿着图纸挥斥方遒的场景,却被师傅嘲讽你连这个简单的预应力计算都不会的时候,濒临奔溃。有一天晚上喝酒的时候,我和不一说,我想回去了,我不想成为网上段子里面说的那样,变成众多施工狗中的一条。



也许,我和不一最大的差距就在这里,我深刻的记得,不一拿着酒瓶子和我说,我也不喜欢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给家里和女朋友打个电话都要到几公里外的山坡上面去打,因为那里信号好,但是你不觉得,当最后这条路真正的完工,多年以后你再来到这个地方,你可以很自豪的对身边的人说,这条路当初是我修的。当时不一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是带着光的。


其实这些话当时我倒没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是,MD孙子没事就在我面前秀恩爱。



当时,如果不是学校的实习任务压在头上,我很有可能马上当了逃兵,从这个虽然山清水秀,但是为了防止雨季的到来,夜夜赶工期的地方,于是我天天算着回学校的日子,而不一则是每天跟着师傅跑,成为了民工嘴里面的“那个跑腿的娃儿”,但是他很清楚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因为每天晚上他都会很高兴的和我分享他又都掌握了什么好的经验。



回到学校的日子总归是要到了,回去了,也就意味着毕业了,毕业就意味着,我们就真的成为众多“施工狗”中的一个,我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然后跟着队伍去了江西,去了海南,而不一好像就此了无音讯,好像从一些风声里面听到他一下去了甘肃,一下又去了新疆,各种艰险我们也不得而知。



昨天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项目管理人员了,他说他要和公司去西班牙参加一个研讨会,他很高兴的和我说,他真的修好了路,修成了桥,也能很自豪的真的和别人说“这条路,这座桥是我修 ”

申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峰源4月25日装配式内部班开课,4月27日超限班开课,还有注考班/混凝土/钢结构设计等精彩内容,均为一线大院授课,进群了解:276690712

请先 登录,再评论!